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 第三十一章 夜话
听书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一章 夜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嗡……

    玄意飞退七尺,无畏剑发出嗡嗡震鸣,以扇形飞速旋转斩出。

    方维岳面色凝重,缓缓地刺出长剑,澎湃的真气在长剑中凝聚,让长剑发出摄目的红光。

    叮叮叮……

    刹那之间,双剑就交击上百次。

    玄意身形突进,剑锋直指方维岳咽喉。

    方维岳横剑相拦,玄意长剑一触即退,飞快退出丈许。

    “虚招?”

    方维岳一惊,却虽惊不乱,而是身随剑走电一般射向玄意。

    谁知玄意退得快来的更快,他身形刚一动弹玄意就已经再次攻到,长剑相交浩瀚的真气通过长剑攻来。

    方维岳浑身一颤,不退反进,长剑一抬强行斩向玄意。

    却见玄意呼的一声又退了出去,刹那间再次攻来。

    “秋分,阴阳混沌之剑。”

    方维岳闷哼一声,忽然把长剑收进怀里,左手以剑鞘迎向玄意的无畏剑。

    右手把剑贴于剑鞘上,一剑上削。

    铸剑山庄绝学,擒龙式。

    一股极大的吸力从剑鞘鞘口传出,引得长剑变向。

    玄意把剑尖在虚空一点,雷声暴起,炸的剑鞘倒飞,他则趁势而退。

    方维岳看的大惊,擒龙式作为一招绝学,以收剑为表,攻击为里,玄意一招之后立即后撤,丝毫不给他将攻击发出来的机会。

    而且要在虚空中点的气爆,对方的真气之浑厚简直令人发指。

    趁此之时,玄意再次扑来,无畏剑亮起摄目光华。

    方维岳以剑相迎,立觉剑上虚虚荡荡毫无气劲,忙把真气鼓动,赤红剑光似电光将要飞出。

    不意无畏剑上忽然传出凌厉的剑气。

    却是玄意把阴阳虚实修炼在一剑之中,虚实随意转换,已达到出其不意的奇效。

    方维岳心道来得好,急忙把剑招迎了上去。

    叮叮当当……

    玄意飞身越过方维岳还做到石墩上,还剑回鞘:“方三公子不愧是名门高足,贫道领教了。”

    方维岳还剑回鞘,感受到体内贼去楼空后的乏力,淡然道:“玄意道长的本领确实超凡脱俗,今日算是我输了。”

    玄意默默调息真气,见方维岳一副平静的模样倒也刮目相看。

    “胜的一招半式罢了。”

    玄意目光一闪:“你曾经见过四时快意剑法?”

    方维岳仅凭一招大寒就敢猜出玄意所使的剑法,着实令玄意吃惊。

    ‘四时快意剑’绝迹江湖近一百多年,按理来说应该少有人识才对。

    “逍遥剑神的弟子传人绝迹江湖一百多年,我怎会见过这套神剑。”

    方维岳倔强的站着,露出向往神色:“不过逍遥剑神乃是剑道的一座丰碑,凡是诚心习剑之人谁不知道他的事迹,‘四时快意剑’虽然绝迹百年,可在江湖典籍中仍是清晰可辨。”

    “你连用‘白露’、‘大寒’、‘秋分’多招剑法,若我还认不出来,岂不白学了这么多年的剑法。”

    一边说他又一边比划并指比划,将一式式剑法比较分明。

    白露者,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其剑法阴柔绵密,内藏响雷,一发而动时便是阴阳混沌,杀机隐伏。

    玄意赞道:“只是看我施展一遍就能模拟的七七八八,方兄果然是剑道奇才。”

    方维岳听得有些不得味。

    老子是奇才,你是什么,天才吗?

    不过玄意毕竟是夸他,他只当没听见:“道长师承何派?为何这些年从没听说过道长的名头?”

    “以道长的武功早该在江湖中闯出一番名声了。”

    玄意笑了笑:“我是小门小户出身,比不得你们这样的名门大派,家师担心我在江湖上吃亏直到今年才放我出来。”

    方维岳大吃一惊:“一品顶尖的实力才允许出门闯荡江湖,你们门派有点过分了吧?”

    “跟实力没关系,纯粹是我性子太直。”

    玄意拎起水壶加了杯水,见水已经冰凉,于是朝方维岳招了招手:“坐下吧三少爷,站着多累。”

    方维岳嫌弃的用衣袖拂过石墩,直接抹掉一层石头,这才坐下来。

    “习武之人怎能怕累?”

    方维岳一摸水杯快速的收回手掌,危襟正坐:“你可知剑阁快要开启山剑神山了?”

    “开启剑神山?”

    玄意有些吃惊:“今日所见秦元真武功不弱于你我,他只是十大弟子之一,可见剑阁的年轻弟子并没有断代,怎么忽然要开启剑神山了?”

    剑神山是剑阁历代先祖埋剑之地,乃是一座以剑气养就的凶山。

    数百年积累下来剑神山所埋宝剑不下万柄,凶厉剑气笼罩整座大山,成了神州有名的凶险之地。

    但这凶险之地也有一桩好处。

    那便是能辅助武者突破先天,若能扛得住剑气斩杀之厄直登攀上山,便有可能踏入先天之境。

    更是可以寻到一柄称心如意的宝剑。

    不过风险也大,剑神山上连天兵都有数柄,相互磨砺出的滔天凶气可不是外面天兵温和的模样。

    漫山遍野都是先天级别的剑气,那副场景想一想都令人心寒。

    就算是先天高手折在剑神山也并非奇事。

    “上次秦元真到铸剑山庄来拜见我祖父时提起过此事,据说是白衣剑神亲自传下口谕,要剑阁遍请天下剑道高手共至剑神山论道。”

    方维岳眼中神采飞扬:“若是能在剑神山论道之前晋升先天,我们也能与天下最顶尖的剑客坐而论道。”

    “先天呀。”

    玄意摸了摸鼻子:“剑阁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启?”

    “两年之后的七月十五。”

    玄意笑道:“这么巧选择鬼节呀。”

    方维岳浑不在意:“我辈习剑之人何惧鬼神,管他什么鬼不鬼,至多不过是一剑斩了便是。”

    “白衣剑神一剑压天下!”

    玄意虽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但方维岳与他分享消息的情还是承的。

    天下第一人举办的论剑大会肯定会成为武道盛事,玄意自然也十分向往。

    “两年后定要取一见剑神的英姿,看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么强。”

    方维岳笑了笑,与玄意随意聊些江湖上新晋的高手。

    这位铸剑山庄的三公子性子虽然高傲,可对于同一层次的人物却并无半分倨傲。

    毕竟是当做继承人培养的,不只是一个二世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