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 第九章 循香
听书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章 循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人死之后尸体就是最后的话语,玄意想试试能否从尸体上找到更明确地线索。

    正在这时,大队的神武卫冲进院中,为首两人手持长剑,气势汹汹,正是顾不移的两个跟班,李梓和顾云潮。

    两人一进房屋就冲到顾不移尸体旁边,数十名神武卫拔剑出鞘,将现场的所有人重重围住,气氛立马就凝重起来。

    顾云潮小心的将顾不移翻过身,看着顾不移熟悉的脸庞顿时又惊又怒:“顾大人!将他们全部绑起来带回去。”

    “云潮,等一下!”

    李梓连忙拦下绿衣神武卫,低声耳语:“你忘了他昨天施展的武功啦,他的武功比顾大人还强,凭咱们这些人怎么拿他?”

    顾云潮面色阴沉:“齐殿秀,你们六个跟我出去,其他人看好现场,不允许任何人离开。”

    何亦舒脸色难看,她家里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顾不移这位神武卫指挥使又死在这里,简直是一天比一天糟糕。

    玄意没在意神武卫的动静,将顾不移的尸体检查一遍,确定死亡原因确实是后心一剑。

    这位指挥使大人在桌前被人一剑捅死,未曾发出声音,坐姿不曾变化,就像是被人捅死的同时捂住了嘴巴,制住了四肢,直直的倒在桌子上。

    玄意有些慎重了,他自忖杀死顾不移并不算难事,可要无声无息的要了这位指挥使的性命,仍是一件颇有挑战的事情。

    下药,偷袭,暗器……

    他肯定会选择这些无声无息的手段,绝不会直接走到目标后面捅一剑,毕竟人的感应是很奇怪的,说不定没有任何生息也会被人感应到。

    所以凶手应该也是这么个方法吧?

    玄意抽动鼻子,冰凉空气里分辨不出特别的药物味道,这也正常,江湖上无色无味的迷药不少,神木峰那群人每年都会推出不少新品,谁也不敢说认识全部的药物。

    一缕清香传入鼻中,玄意露出一抹笑意,随着清香走了几步,从屋中来到门口。

    几名神武卫挺刀逼近,凶恶的眼神狠狠地瞪着玄意。

    李梓忙道:“玄意道长莫怪,我家顾大人在此地遇刺光州总部一定会安排上使前来巡查,为了以后方便,还请玄意道长先留在屋子里,等我们把周围探查完毕后再离开。”

    “我并非离开,只是到院中散散步而已,李大人无需着急。”玄意说着身形一晃从众多神武卫的包围中越出,沿着院子里的石路一直走到门口。

    李梓这次真是急了,连忙飞身追上,一边叫道:“玄意道长慢走,莫要难为我们!”

    顾云潮刚刚问完六名属下,见状大怒,拔刀就朝玄意劈来:“你这道人好生无理,为何不留在屋中等待询问。”

    碧玉刀光喷出四尺,显然他是动了真章。

    玄意浑不在意的伸手在刀锋侧面一拍,手掌顺势滑到顾云潮的肩膀上按住:“大人莫急,我昨日在《三山图》上放了些香料,刚才闻到香料的去向才出来追了几步,并不是要离开。”

    顾云潮运足真气挣了几挣,发觉丝毫动弹不得后怒气冲冲的盯着玄意:“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可以根据香料找到凶手吗?”

    “凶手不知道是否能找到,但《三山图》肯定可以找到!”

    李梓大喜:“凶手杀了顾大人抢走《三山图》,要么随身携带,要么藏于他的落脚之处,找到《三山图》肯定就能找到凶手。”

    顾云潮立马道:“好,赶快带我们去找,只要能找到凶手我给你磕头赔礼道歉。”

    玄意收回手掌返身走向屋内:“我既不是神武卫,也不是捕快,为何要去捉拿这么厉害的凶犯?”

    顾云潮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只觉一股邪火从心底沸腾上来,又羞又怒。

    恨凶手,恨玄意,更恨自己。

    恨自己无能,连为叔叔雪恨都办不到,若是自己的实力强过玄意,早就可以押着他去寻找凶手了,怎么会想现在一样被他羞辱。

    他压住心里的愤恨,转动脑子寻找理由劝说道:“凶手杀了我叔父,又在何府出入有如无物,不但是我的仇人,也是何姑娘的隐患,我知道长您武艺高强,可只有千日捉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求您助我缉拿凶手,永绝后患。”

    何亦舒从屋子里出来,冷淡的道:“两位大人请自便吧,凶手再厉害我也不怕,玄意不会跟你们去抓凶手的。”

    玄意微微一怔:“你不害怕吗?”

    何亦舒抿了抿嘴角:“凶手昨天夜里都来了也没对我下手,有什么好怕的?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给我治病就行了,其他什么都别参与。”

    玄意心里一暖,这个姑娘的心肠确实不坏。

    “凶手昨日拿到《三山图》后是沿着院中的石路离开的,没有翻墙越壁,就这么正儿八经的沿着院子里的道路离开的。”

    玄意指着院子里的道路说道:“你们觉得什么人会这么做?”

    李梓脱口而出:“熟人,不怕被人见到的人!”

    玄意打量李梓一眼,这名神武卫百户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身量不高不壮但是蛮精神的,实力约莫在一流中等武道二品左右,脑子也挺灵活,怪不得会被顾不移选做亲卫。

    与他相比顾云潮则生的人高马大,一府蛮横霸道的模样,像是个莽夫。

    两人实力相差不大,都是安平城有数的高手。

    顾云潮脸皮一白:“柳正应?”

    神武卫是特务机关,权势地位凌驾于府衙的捕房之上,就是单论实力也超过捕房许多,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顾不移还活着。

    如今顾不移已死,安平府神武卫卫所中已经无人是柳正应的对手。

    而且柳正应是安平府的总捕头,是朝廷认证的六品官员,一旦放过眼前这个机会,等到神武卫派来上使查核,恐怕柳正应早把一切打点好了,不会留下一点线索。

    玄意淡然:“只是可能而已,备马吧,我们跟去看看到底是谁。”

    何亦舒扯住玄意,着急道:“玄意你不要瞎闹,太危险了!”

    “无妨,我有自保的手段!”

    玄意拍了拍何亦舒的手掌:“再说了,只有千日捉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索性捉了他一了百了,而且我也挺好奇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杀人抢图的。”

    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怎么肯规规矩矩的过平淡生活,闯荡江湖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见识这些平常见识不到的事情吗?

    留下李梓和大批神武卫保护现场和何府,玄意带着顾云潮和五六名神武卫骑着马离开何府,循着香味追索。

    玄意使得这香唤作‘浮游香’,是他师父特意研究的一种香料,专以用来追踪、留痕,平常人闻不到,需要配合特殊的功法才能闻见。

    因香粉细微,散落不可查闻,所以唤作‘浮游香’,意喻如浮游般难以察觉。

    昨日将《三山图》交给顾、柳二人研究时他就在上面抹了点,以防两人心有不轨,也是防备意外丢失。

    毕竟,玄意也想观一观《三山图》,研究一番画圣的武学。

    他从地球而来,心怀科学研究的观念,对各家武学都有研究的信息,兼收并蓄嘛。

    ‘浮游香’的香气稳定,说明带走《三山图》的人走时情绪很稳定,并没有着急远离,而是正常状态赶路。

    从朱门高宅的大路离开,转过数条大街,玄意几人在一扇大门前勒停马匹。

    高大的白墙中间,朱红色的大门敞开,两对捕快按刀立在门前,庄重而威严。

    “果然是柳正应干的!”

    顾云潮心思耿直,眼见来到府衙捕房大门前,领人就要往里面冲。

    玄意伸手拦下顾云潮:“你还真是胆大妄为,什么都不准备就敢冲击府衙,就算你是神武卫也没有好果子吃吧?”

    关键是你们这些人里面根本没有真正的高手,肯定会被柳正应堵在门外。

    顾云潮一脸急不可耐:“那你说该怎么办?”

    玄意胸有成竹:“你上前叫门,就说是顾指挥使大人派我们追捕的要犯逃进了捕房,要进去搜寻逃犯,请他们协助查找。”

    顾云潮呆了一下,假传上官命令在神武卫中可不是小事,弄不好被人逮住不放掉脑袋都有可能,跟冲击府衙没有什么区别呀。

    “怕了?”

    “怕个毛,兄弟们跟我走!”

    顾云潮怒气壮胆,几人下了马走到大门前,刚好有一人从门内出来,一脸笑意。

    玄意打眼一看,还是认识的,是昨天见过的叫做木为易的捕头。

    昨天见他时他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今天一见笑的脸上几乎能长出花来,果真是男人的脸,六月的天啊。

    木为易笑着拱手:“顾大人今天怎么有空到捕房来?”

    顾云潮冷冷道:“奉指挥使大人之命搜捕逃犯,刚才看见逃犯越墙进入捕房,请你们配合我们搜查逃犯。”

    木为易笑容一滞:“这不大好吧,捕房是府衙重地,顾大人没有调令也无权进入搜查,还请顾大人请来府尊大人的令书,否则我可不敢放大人进来搜查。”

    “木捕头何必这么死板,咱们换个说法就是了。”

    玄意越到人前,察觉木为易的心跳忽然加快几分,笑意吟吟的对他说:“就当咱们前来拜访,木捕头领人跟我们看看,若是抓到了逃犯,还有木大人的几分功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