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 第二百零五章 陈年旧怨
听书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零五章 陈年旧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过话说回来,谁能想得到送葬时还有人来刺杀呢。

    只能说铸剑山庄承平已久,就算刚刚经历劫难戒备较严,但仍没有从心里上转为战时状态。

    玄意伸手一捞,地面孔洞里的异香浓郁程度远超他处。

    他向方安坤传音说了一下情况,随着送葬队伍往前走。

    有点意思。

    能抵挡先天宗师的只有先天宗师,何况方安坤手持焚心剑乃是大宗师级别战力,对方能接他一招不死实力至少接近大宗师。

    对,没死。

    若是死了方安坤肯定安排人挖掘他的尸体。

    只有对方逃掉方安坤才会不安排任何人搜索地下。

    “来人的实力不高,像是奔着方安坤来的。”

    玄意思索道,天下间擅长和大地打交道的当属穿山阁,他们的武功奇异,最擅长打洞。

    不过这次攻击乃是有预谋的行动,敌人可能提前挖好地道,并不一定擅长打洞。

    更何况,敌人还擅长下毒。

    “方安坤,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毒杀义兄,奸杀义嫂,可曾想过有今天的下场?”

    飘飘渺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飘忽凄厉,充满怨恨。

    玄意心里一动,拿眼去看方安坤的表情。

    方安坤面色不变,冷喝道:“藏头露尾之辈,若有真有胆子就现身出来?本庄主当面和你对质。”

    “对质?”

    飘渺声音充满嘲讽:“十七年前不就对质过了吗?你们铸剑山庄以势欺人,明知你干下如此禽兽行径仍帮你瞒下,还派出杀手来杀我灭口。哈哈哈,铸剑山庄,好大的名头。”

    方安坤拔剑劈出一道烈焰剑罡,在密林中开出一道大路。

    一抹白影从林中一闪而没,不知投向何处。

    玄意眼睛一亮,好高明的轻功。

    他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听那声音的话和方安坤是旧识,是来揭露方安坤干下的丑事的。

    毒杀义兄,奸杀义嫂。

    这种恶名别说方安坤是正道人物,就是魔道的人等闲也扛不起这等恶名。

    如此名声若是传到江湖上,铸剑山庄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庄主都是禽兽不如的人渣,还能指望别的人是什么好东西吗?

    这名声怎么都不能要。

    玄意接触到的方安坤自是光明磊落的形象,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自己不也出手抢了铸剑山庄的九转造化神莲嘛。

    方安坤未必没做过这些事,这个热闹值得看下去。

    “你心虚了?”

    声音继续飘荡,话中尽是讥讽之意:“当年你在铸剑山庄不过是个不受重视的庶子,是你义兄救你性命,教你习武,帮你重得方青山的欢心,可你一朝得势便恩将仇报,畜生都不如你阴狠。”

    方安坤眉头皱起,对眼前的情形有些束手无策。

    强敌环绕,若是一意送棺木下葬可能会被敌人找到空子。

    但放弃下葬更是绝不可能。

    放弃下葬,铸剑山庄的脸皮往哪里放?

    最可虑的玄意方才传音告诉他敌人放了毒气,若是耽搁久了众人毒发,那该如何处理?

    方维泽咬牙切齿道:“爹,我带血焰骑去将那狗杂种擒回来。”

    方安坤沉声道:“不用管他,所有人继续往前走。”

    这便是先天宗师的威慑力,哪怕方安坤的实力高出对方良多,可为了守护同伴根本不敢脱离队伍去擒他。

    唯恐有另一位高手趁虚而入,造成更大的伤害。

    “嘿嘿,你怕了?”

    “是啊,你当然得怕,你被人废掉一条手臂,铸剑山庄被人打残,你岂能不怕?”

    “报应啊,天道好轮回,报应终于落到你们铸剑山庄头上了。”

    声音飘忽,绕着众人响个不停。

    方维泽忍耐不住,厉声叫道:“血焰骑随我杀贼!”

    一百血焰骑随着他扑出,组成一排阵势扑向密林,搜索敌人的踪迹。

    方安坤神色微变,没有出声喝止,而是将注意力紧紧放在方维泽身上。

    只要对方露面,他第一时间就会出手杀人。

    风声凌厉,一阵箭雨朝着方维泽等人落下。

    方维泽伸手捞起一根箭矢,目光大寒:“魔教妖人居然敢以偷盗之箭对付我山庄,欺人太甚!”

    砰砰砰……

    方维泽和血焰骑挥动长剑,剑气连成一片光幕挡下箭雨。

    另有一阵箭雨反向射出去,送葬的护卫从身上取下强弓,无数箭矢接连射向对面。

    惨叫声响起数声,随即隐匿无踪。

    “好厉害,真是好厉害!”

    那声音讥讽道:“铸剑山庄果然财大气粗,可惜啊,再好的兵器也要有人使用才行。你们以为我下的毒只要屏住呼吸就能抵挡吗?”

    “我这毒叫做化气散,无形无质,无色无味,杀不死人,只能化掉真气。”

    众人悚然,对武者来说没什么比废掉苦苦修炼来的真气更可怕了。

    玄意皱了皱眉,运转真气直觉一股奇异的气流侵入真气,侵蚀掉部分真气。

    他心中一凛,立即运转真气将那个气流驱逐出身体,一运转真气才发现奇异气流不知何时已经进入身体,他连忙催动真气发现能够将气流炼掉才放下心来。

    饶是如此,他的真气竟也被化掉一丝。

    “我已经突破先天,毒气尚且能化掉我一丝真气,那这些后天武者?”

    玄意心道不好,铸剑山庄的护卫们恐怕要倒霉了。

    众人一听他的话都跟玄意似得去运功检查,不运功还好,一运功立马发觉真气开始不受控制的溃散。

    方安坤立即喝道:“不许运功!”

    只要不运功,毒气便不会爆发,或过一两日自行排出,或寻高手配药排毒。

    到时还能保住这一干侍卫。

    嗤嗤嗤……

    箭雨重新飞来,正对抬棺的队伍。

    众人惊恐,哪里还顾得上方安坤的嘱咐,立即开始运功发动真气抵挡。

    一运功,真气哗啦啦往下掉。

    方安坤拔剑,剑罡横空将所有箭矢劈飞,心里却直往下沉:“剧毒,天下剧毒!”

    连他抵挡毒气都有些费劲,这种毒可不是天下有数的剧毒吗?

    对方为了对付他真的是下足血本。

    一道人影从送葬队伍中一闪落到方安坤身后,双掌狠狠印到方安坤的后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