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 第六十九章 琐碎
听书 -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十九章 琐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不怕那两人反水,再找来高手对付你吗?”

    绿玉别院,玄意坐在石凳上用心煮着一壶清茶,听到秦元真的话后微微一笑:“你太高估他们的品性了,他们都是官场的老油条,身中剧毒只会想着如何保命,而不会像年轻人那样不顾生死的反抗。”

    “若是真的头铁在安平府司他们就会坚持到底,既然当时他们没了种,后面想的多了更不会冲动。”

    头铁是什么意思?脑袋想铁石一样坚硬吗?

    秦元真饮下一杯热茶,皱了皱眉,这种喝法好生奇怪,太淡了。

    “光州可是有先天宗师坐镇的,若是严元枫如实上报,恐怕会引来他的注意。”

    玄意混不在乎的道:“先天宗师坐镇州城,要处理的事情何其多?我一不抢权,二不造反,身后又有背景,他吃饱了撑的才会来找我的麻烦。”

    秦元真见玄意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索性不再思考这件事,转而道:“我回去后会尽量拖住家师晚两天把东西送来,到时候无畏剑离手,说不定秦崇道会再度向你下手。”

    玄意点点头,没了无畏剑想要震慑秦崇道却是比较麻烦,而且秦崇道参悟《三山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突破先天,安平府不宜久留。

    秦崇道一皱眉:“说到秦崇道,此人狼子野心,以后恐怕是个祸源。”

    “那人只是自称秦崇道罢了,你见过秦崇道吗?”

    玄意轻笑道:“昨日他刚出现时秦益民根本不认得他,可见即便他真是秦崇道用的也是假面孔。那人来的无影,去的无踪,一点证据都没留下,行事可谓是滴水不漏,你即便去朝廷告他也会因没有真凭实据而不了了之,说不定还会把自己陷进去。”

    秦元真沉默,又饮尽一枚热茶,忍不住道:“你若是少茶我可以送你一些,你这种吃法实在是……实在是太过清淡。”

    他是实诚君子,不好意思把小气两字说出。

    玄意自然懂得他的意思,哑然失笑道:“饮茶各有其法,我家的茶清新爽口,最宜修炼内功之人饮用,有凝神静气之效。”

    秦元真显然不信,通过这些时日接触下来他对玄意已经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这人品性不坏,但行事风格有些不合常理。

    往小了说这是不拘小节,往大了说就是歪门邪道。

    八成是因为吝啬。

    秦元真走后李红莲快步走进亭子里,迎着寒风禀报道:“道长,岁元郡一万守军和一万府军不战而降,秦府尹已经控制住局势,正在搜捕孙家的逆贼党羽。”

    玄意静静听着,这事是意料之中的,他让李红莲调查的不仅仅是这一件事。

    “除了官府的动作外,我依照道长的吩咐调查各家黑帮和商行,确实有不少出自安平王府,而且在快速的扩张,从数量上来看已经占据安平城的一半。”

    玄意心道这个秦崇道肯定是真的,知道这个消息他心里就有数了,便询问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百姓有没有受到侵扰?安平城的乱军是不是全部扑灭了?”

    李红莲脸上露出尊敬之色:“道长悲悯,不过请道长放心,在安平城我们是地头蛇,加上孙广夏的帮助,孙家叛逆根本没有藏身之地,过不了今天安平城就会恢复平静,不会打扰到百姓过年。”

    玄意叹了口气:“怎么会不打扰呢,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这个年恐怕不好过。”

    说起来这一切的事情还是玄意挑起来的,若非追查盗匪劫掠百姓之事查到岁元郡官兵头上,也不会发生后来这么多事情。

    玄意望着虚空放飞思绪,安平城这场动乱就算是没有抵抗也会有数千人因此而死,这是一笔很大的罪孽。

    真要算起来都会都会算到玄意头上。

    这些人也有父母,也有妻儿。

    可若是不管不顾,任由死者冤死,生者欢天喜地过大年。

    哪还有一点公理?

    “杀人者偿命,孙家放纵子孙烧杀抢掠,若是不除日后不知还有多少无辜百姓死在他们手里,杀,杀出个朗朗乾坤!”

    玄意硬起心肠收拢思绪,对李红莲道:“安平城已经不安平了,如果安平王要收服你的话你如何自处?”

    李红莲道:“我听道长的,道长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玄意笑道:“安平王秦崇道如今是半步先天的顶尖高手,假以时日就能突破先天,到时安平府肯定会成为他的一言堂,连朝廷也不会多管。”

    “我若是你便会早做准备,留好退路,以免日后因此事身亡。”

    李红莲连忙道谢,小心翼翼道:“道长,您都说小人入了您门下,小人想追随在你左右,您看是否可以?”

    玄意一怔:“你在安平府的家当不要了?”

    “我那些算得什么家当,都是人家赏下来的东西。”李红莲对自己的地位定义的很清晰,之前他就是秦益民养的一条狗,用他来收敛财富,控制安平城黑道用的。

    所以在秦益民手下他很难能在武道上有所成长,他为秦益民效力十年,比不上给玄意跑腿十天带来的回报大。

    在这个世上,武道才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一身强大的武艺,走到哪里都是人上人。

    跟着玄意为奴为婢看似丢人,可能够学到上乘武学,这买卖绝对不亏。

    “道长救我性命,传我武学,等同于小人的师父,道长曾说入您门下不得背叛,这话小人一直铭记于心,只求伺候道长鞍前马后。”

    李红莲一脸忠心耿耿,好似要为玄意上刀山下油锅。

    玄意很是满意:“那你早日收拾好东西,我在安平城呆不了几天了。”

    再呆下去神仙宗的高手就要打上门了。

    何亦舒裹着貂裘从走进院子里,闻言不由得一皱眉:“离过年只有十天的时间了,不如咱们过完年再走吧。”

    “咱们?”

    玄意吃惊道:“亦舒姐,你要跟一起离开安平吗?”

    何亦舒黯然道:“我不会留在安平城,留在这里只会让我不断想起爹娘和弟弟,我想跟你去冀州,向一路也能向你学习武功。”

    李红莲悄然退走。

    玄意皱眉道:“这……”

    何亦舒着急道:“我不会打扰到你的,只是偶尔向你请教。”

    玄意苦笑道:“亦舒姐你说的哪里话,我只是在迟疑是否能保护住你,你知道的我性子耿直,容易得罪仇家,刚来安平就得罪了一大票敌人。”

    “神仙宗、玄冰宫、世家、王府、朝廷……”

    玄意想了想,也不禁摇头:“这几大势力我都招惹了一遍,只怕他们都有杀我的心,再往冀州名门大派更多,我是怕无法保护好你。”

    “生死有命,我不怕死。”

    何亦舒认真的道:“可我怕留在安平等死……”

    玄意转念一想笑道:“是我杞人忧天了,有慕老保护你比我还要安全,我可能还得沾你的光呢。”

    慕容棠没好气的声音隔老远传过来:“你这混小子的自己作死别带上我,老夫只答应帮你挡住晏南风,其他要杀你的人一概不管。”

    玄意不管他怎么说,自顾自朝空**手行礼:“小道先行谢过慕前辈。”

    “哼!”

    玄意不以为意,老年人总是抹不开面子,现在拒绝的这么干脆,等到遇到危险时还是会帮忙。

    毕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只要混在一起哪能独善其身。

    玄意和何亦舒聊了一阵,谈了些家长里短,教了些拳法精要。

    天气严寒,何亦舒刚刚习武耐不住风寒,呆了一阵就被玄意赶去练拳。

    业精于勤,必须勤加练习才能练好武功。

    “花如月被我晾了三天,应该消了心里的怒气吧?”玄意点起火把走下密室,花如月躺在冰冷的石床上紧紧缩成一团。

    没了真气防御外界的侵袭,先天宗师也会受到严寒的侵袭。

    “不会被冻死了吧?”

    玄意吃了一惊,急忙掠到花如月身份聆听她的心跳,似有似无的跳动从她身体传出来,让玄意放下心来。

    活着的先天高手比死的有价值多了。

    玄意掏出几根银针,以真气催动银针刺穴,感应记录花如月的真气自动运转路线。

    在花如月说之前先把她的功法捣弄明白,再与花如月所说的心法一一对比,这才能确定花如月给的东西是否正常。

    随着一根根银针插入体内,花如月终于醒过来,惊恐的看着玄意,暗自感应自己的真气运转情况,心里更是发沉。

    “奴家都已经向你投降了,你怎么能如此待我?”

    二话不说,脏兮兮的俏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朝玄意大放其电。

    玄意笑道:“我这不是心里没底吗?你不要担心,我会慢慢帮你疗毒,唔,晚点我就抱几床被子来。”

    花如月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狗道士莫不是真要出谋不轨?

    玄意不再和他说话,只从她身体里面检查真气的默认运行路线。

    “噗嗤……”

    花如月忽的喷出一口鲜血,不由得怒声道:“你把毒性放出来了?是想要杀死我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