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玄幻 > 我的系统平平无奇 > 第163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万字大更求订阅】
听书 - 我的系统平平无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63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万字大更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的系统平平无奇正文卷第163章花开堪折直须折【万字大更求订阅】“没有耍你们的意思,只是,我是一个人学习炼丹术,都是靠自己收集学习的书籍资料,肯定有所遗漏,我这一次来,也是想要在你们这里进修一下,你们传承这么多年的医道宗门,肯定有许多地方能让我这种后生晚辈学习的。”

    陈太玄见对方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怀疑自己在耍他们,就立刻开口解释了,顺便也给自己留下来学习交流打个底。

    “虽然是这个道理,但你应该选一个自己比较拿手的丹药来展现技术,而不是拿一个不会的,你难道想要告诉我们,你是一个天才,只需要看一眼丹方,就立刻能学会,并且还能马上炼丹吗?”

    六长老看着陈太玄,别告诉我,你可以做到,如果你可以的话,那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嗯,这里可是一座悬崖的边上,下面是霭霭云雾,跳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当然,是说普通人,就六长老的实力来说,跳下去也会来个二段跳,然后滑翔着走人。

    陈太玄这个时候点点头,回道:“是的,我可以马上学会,并且马上炼丹,咱们也不用说信不信,直接手底下见真章。”

    六长老本来还想要说什么的,但陈太玄这话都这样说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让人拿过来一本厚厚的丹方集,将丹方给陈太玄看一下。

    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

    陈太玄接触了一下丹方集,然后——

    是否学习《杏林谷丹方集其一》?

    是/否

    当然点是了,这是习惯。

    金光一闪,陈太玄本来已经很多的丹药配方,突然增加了两三倍,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

    哎呀……

    不好!

    “无耻之徒,原来你来这里是为了盗取我们的丹方集!!来人……”两位长老瞬间冒出怒火,他们觉得自己被耍了。

    同时他们也在疑惑一点,陈太玄是怎么做到一下子偷取丹方集的,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明明还被自己紧紧握着的,嗯,为的就是防止对方拿走,可是最后丹方集还是消失了。

    但是,刚刚并没有拉扯的感觉啊,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啊,误会误会,我只是和大家开个小玩笑,丹方集在这里……”陈太玄立刻拿出一本抄好的丹方集,还好,他为了偷书早就准备好了大量的抄书材料了,这丹方集也就是蓝色的而已,应该不算这里顶级的。

    而他现在抄书也很快,几乎瞬间就完成了,动作别人也察觉不到了,最重要的是,抄的书和原来的样子几乎没区别,除非刻意修编。

    “这本丹方集……怎么感觉和刚刚的不一样?”长老有些疑惑,但对此也不敢肯定,但他们也没有怀疑陈太玄了。

    因为人家既然有一样的丹方集,也没有必要来换吧。

    是啊,刚刚他们翻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的确也是自己的丹方集里面的内容,并没有什么不是的地方。

    既然人家有同样内容的,为什么要更换呢?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应该不会吧。

    “那你继续看。”六长老将丹方集递给陈太玄。

    “不用了,我刚刚看过了,可以了。”陈太玄摇着手,刚刚他已经看到了丹方,已经记下了,更何况,他刚刚还学习了这本丹方集。

    “你看好了?”六长老疑惑地问道,虽然刚刚是看过,但就那一会而已,你不需要再看一下,做事要严谨一点啊。

    “是的,我这个人别的或许很差,但看书的本事是很强的,过目不忘在我面前都是小意思。”陈太玄微笑着说道。

    是啊,的确是小意思,因为我只需要点一下书就行了,连过目都不用过目。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去炼丹峰吧。”六长老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主题,在这里肯定不能炼丹,炼丹要去炼丹房,而炼丹房就在炼丹峰。

    一般医道宗门都会有个炼丹峰,甚至有些大宗门都有自己的炼丹峰,炼制一些与修炼有关的丹药。

    陈太玄这个时候摇摇头,说道:“我想先看看病人。”

    “什么病人?”六长老愣了一下。

    “九花九草九彩丹难道不是用来看病的吗?”陈太玄问道。

    “是的。”六长老点点头,你难道想要看我的病人?

    “那当然要看看病人的情况,不然炼制出来的可能不是很针对。”陈太玄说道。

    “……”

    六长老沉默了一会,你要看病人的话,那是不是有点在藐视我的医术?

    “我只是看看,这九彩丹的炼制手法需要根据病人的情况来调整。”陈太玄说道,说炼制的手法你就没意见了吧,我才是天级炼丹师,我有我的骄傲。

    医道方面可以让你,但这方面肯定不能让的。

    而这九彩丹奇特的地方就是如此,它其实是一种对症下药的丹药,基本上只要你能将这丹药摸透了,那整个天下的奇难杂症都可以用一颗丹药解决。

    不夸张的说,这其实可以专门列出来当一个学科。

    这就好像中药,就是一些常用药调整来调整去,九彩丹的九花九草也是一样。

    陈太玄现在觉得自己更加不用去学医了,有了这丹药什么都搞定了,人家就是炼制丹药麻烦,而自己炼制丹药是极为简单。

    六长老想了想,点点头:“也好,你去看看也好。”

    作为一个医者,其实并不会介意其他人一起会诊,只有那些沽名钓誉的,才会觉得有问题,这是在不信任自己的医术。

    幸好,这一次来的是六长老,如果是之前在强烈反对的人,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和陈太玄吵起来了。

    可惜了,又少了一次打脸的机会。

    陈太玄扶着轩辕冰起来,见六长老叫来一只仙鹤飞走,他就把白龙召唤了过来,这一召唤让边上的长老吓了一跳,在白龙怎么说出来就出来,你难道是召唤师不成?

    哦,对了,这个天下还真的有召唤师的职业,有人就是可以召唤各种召唤兽来作战的,这也正好掩饰了陈太玄这项莫名其妙的能量。

    冰龙现在还在外面自己修行,它不想陈太玄的召唤兽,只要打怪就能升级,也不像陈太玄的坐骑白龙,只是一个坐骑,不需要提升。

    而白龙被陈太玄按上一个十分豪华的鞍座,后面还有一个可以容纳一人的凉亭,正好可以让轩辕冰坐在里面,如果之前不是为了怕被认出来,其实轩辕冰可以一直坐在白龙上的。

    等下,换一头坐骑不就可以了?

    不不不,换了坐骑的话,没有比白龙好看的啊,这一点是不允许的,外表好看是一头坐骑最重要的价值。

    “咦,这白龙哪里来的?”

    六长老看到陈太玄骑着白龙而降,有点愣了,我们的护山大阵不会让这白龙飞进来的啊,就算是陈太玄的坐骑,也不可能中途飞进来。

    “六长老,这个陈太玄好像还是一个召唤师,这白龙是他召唤出来的。”

    “哦,竟然还是一个召唤师……”

    六长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召唤师他也见过不少了。

    “里面就是我的病人了,我去和她说一下,她除了身体的毛病之外,还有一种心灵上的疾病,她见到陌生人总是会害怕,尤其是看到像你这样的……年青人。”六长老后面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

    在六长老进去之后,陈太玄也没有将轩辕冰扶下来,只是让白龙趴在地上,让轩辕冰在上面坐得更加安稳,而他自己也没有从白龙身上下来。

    此时,他拿出一个苹果吃了一口,随口问道:“姐姐,你觉得他后面的话是什么?”

    “什么?”轩辕冰有些不明白。

    “就是刚刚他想要说我这样的。”陈太玄笑着问道。

    “一定是说你这样的小色狼,里面的一个是一个姑娘,就怕你这样的小色狼盯上人家小姑娘。”轩辕冰说道,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仿佛很认真的样子。

    “呵呵,怎么会呢,我才不是小色狼。”陈太玄摇着头。

    “你不色吗?你对我都时不时的起色心。”轩辕冰很直接地说道,而这话似乎也让她有点小骄傲,这不是因为陈太玄而这样,无论是哪个男人都是一样,女人不能让男人起色心的,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丑。

    不过,如果是其他的男人,她会很讨厌,但对陈太玄,她反而有点喜欢。

    “色是当然色了,我是正常的男人,有色心很正常,哪个男人不是左青龙右鼠标。”陈太玄随口说道。

    “什么鼠标?”轩辕冰不懂。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有色心很正常,但要有底线,不该碰的就不要碰,所以,我对你有色心,也没有碰你,也没想过会对你做过什么,这种色心只是一种欣赏。”陈太玄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如果我希望你碰我呢?”轩辕冰问道,这个话,问得好有诱惑力啊。

    “那我当然不客气了,不过事先说好,我只负责碰,不承担任何后果的。”陈太玄真的伸手过去了。

    啪!

    轩辕冰打了一下陈太玄的手:“哼,你这个小坏蛋!”

    “嘿嘿,说正经的,姐姐,你怎么知道里面是一个小姑娘呢?”陈太玄问道。

    轩辕冰看向那院子:“你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胭脂味道吗?还有那院子,一看就是女孩子住的地方。”

    “哦,这个我也闻到了,我还以为是这里的女弟子,不过想一下,既然有女弟子出现,那说明这病人很大几率也是女的。”陈太玄点点头,此时看向院子的时候,他也看出了一些细节来。

    这些细节如果不当一回事的话,也是不会在意的,但其实很容易看到,而陈太玄之前根本没想过这个事情,当然不会在意了。

    不过,他却也看出一些东西来。

    “这个病人身份应该不简单,在这个院子,好像有一个很强的符阵,这不是杏林谷自有的,是新设立的。”陈太玄说道。

    “这是自然的,能来这里受到六长老的照顾,哪怕是我以前,都没有这个待遇。”轩辕冰说道。

    “以前没有,现在有,并且更好。”陈太玄笑着说道。

    “你是在夸你自己吗?”轩辕冰看向陈太玄。

    是啊,这个话的意思,就是他照顾自己,是比六长老更好的待遇。

    “不是夸,这是事实啊,你觉得我和那个六长老谁照顾你待遇好一点?”陈太玄嬉笑着问道。

    “你。”

    轩辕冰没有故意说六长老,只是一个简单的你,这或许也是她的性格,也许是因为她不想要否定陈太玄的功劳,哪怕只是玩笑。

    这一路,陈太玄都在照顾着她,让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这还让她有一种可怕的想法,那就是自己要是这样虚弱下去也不错,只要陈太玄能照顾自己。

    这个想法,她以前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哪怕她可以为了坐骑放弃很多修炼的机会,但那是不修炼,而不是虚弱。

    此时的陈太玄没心没肺地笑了笑,说道:“就是说了,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有我这样的弟弟,可惜我那个姐姐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姐姐……”轩辕冰沉吟了一会,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嗯,她的门派被灭门了,她也死了。”陈太玄说道。

    “那你……”轩辕冰这个时候想要问,你知道是谁吗?要不要帮你报仇?

    而这个时候,六长老从里面出来了,对着陈太玄招招手。

    “我先进去了,你在这里等着,有什么事情叫我。”陈太玄跳下白龙,对着轩辕冰说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你。”轩辕冰回道,“你进去不要得罪人,别到时候又把人家的房子给拆了。”

    “怎么会。”陈太玄立刻回道,“我可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

    接着,陈太玄就走入了那个院子,轩辕冰心中已经开始计数了,看看多少时间这房子会毁掉,如果没有的话,她决定今晚狠狠吃一顿,让自己长胖变丑。

    果然,陈太玄不负众望,他做到了!

    “轰!”

    眼前的院子顷刻间被一股力量炸飞了,而里面飞出几道人影,陈太玄站在了轩辕冰的前面。

    陈太玄无奈地摊开手来,说道:“别这样看着我,这次真不关我的事情。”

    虽然他没有看到轩辕冰的表情,也知道轩辕冰这个时候在想什么,不就是——

    看吧,我没说错你吧,你果然把人家的院子给拆了。

    “不是你,难道是他们自己啊。”轩辕冰好奇地问道,她对此也不是很相信陈太玄,因为陈太玄好几次说不关他的事情,但时候证明,就是与他有关系的。

    就算是非他本人动手的,也是因为他挑起来的是非,所以,说这个话的时候,她自然表示不信了。

    陈太玄很无辜地说道:“是啊,这次真的是他们自己,你看,他们准备打架了。”

    此时,陈太玄指着前方,而前方只见有三个全副武装的武者亮起了武器,对着一个同样全副武装的黑武者,这个黑武者身上还冒着黑色的魔气。

    而在三个武者后面,还站着一个美得有点让人心碎的少女,是啊,她是很美,本来应该可以更美的,但脸上却出现奇怪的疤痕,让她的美硬生生被破坏了。

    这种残缺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所以,有一种想要将上面的疤痕抹掉的强烈冲动,不仅仅是这样,那疤痕,也让人有一种想要却揭开的冲动。

    这就好像看到别人脸上长了一个青春痘,总是想要把它挤掉,哪怕这个有点恶心,但就是有这样的感觉,不然就会浑身难受。

    而这少女就是这样,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的美丽,这也说明她如果没有这些的话,那真的就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了。

    此时,轩辕冰已经知道,这个少女就是那个病人,她要不是别人的话,我今天晚上吃三大碗猪油拌饭。

    “怎么回事?”轩辕冰问道。

    此时,她也相信了陈太玄,这阵势应该是他们自己在打架,那个冒着黑气的人应该是关键人物。

    不过这个时候,陈太玄并没有回答,因为他在阻止六长老叫人过来帮忙这件事情,理由不是说这件事情不需要叫人,也不是他可以出手解决,而是——

    “别叫人了,你们杏林谷都是医道修炼者,来这里送死啊,没看到这家伙浑身散发魔气啊,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而你们的人,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你们连我都打不过。”

    没错,杏林谷没有什么太强的高手,他们都是医道高手,而他们的地位也不用有很强的高手存在,一般的小角色他们自己能解决,而大角色,自然明白他们杏林谷的地位与特殊,都不敢来惹事生非。

    在杏林谷闹事的,只要杏林谷发出追杀令,那基本上就是死,而那些可以无视这追杀令的超级强者,不好意思,你们怎么防御都防不住。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六长老问道。

    “他们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啊,反正死道友又不死贫道。”陈太玄很干脆地说道。

    “……”

    六长老想了想,说道:“你说得对!这个是他们内部的事情,不过,他要是杀了我的病人,在我这里杀了,那我们杏林谷一定不会放过。”

    “六长老,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杏林谷,这个人不怕你们的报复,因为他是魔道中人。”陈太玄说道。

    “……”

    好吧,魔道中人当然不在意杏林谷了,他们杀了杏林谷的人还有奖励。

    所以这个时候,六长老,你是不是应该躲远一点啊,别到时候你老人家为国捐躯了,哦,为正道捐躯。

    “弟弟,发生了什么事情?”轩辕冰这个时候又问道,虽然她也猜到了一点,但还是要让陈太玄说给自己听一下。

    “也没什么,你知道我对魔物感觉特别灵敏,我进去之后,就发现这个家伙是魔道的,然后对面的这三个武者使出了降魔技能,看来,他们是与魔道争斗的势力。”陈太玄简单地说了一下,中间省了一些细节。

    细节就是,当时陈太玄发现这个人是魔道中人的时候,边上的人还不相信,一个个信誓旦旦说陈太玄瞎说,说这是他们的生死兄弟,甚至都要对陈太玄大打出手。

    而陈太玄也是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上去就是一个九字剑印诀,将对方的魔气打了出来,真相就浮现在大家眼前了。

    在那个时候,无论是魔道的奸细,还是其他人,都在发愣之中。

    不过他们发愣的理由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人中出现了叛徒,而另一个是因为陈太玄竟然能轻松识破自己,并且还能轻松打破自己的伪装。

    九字剑印诀?

    这种降魔武技好像已经很少有人用了,有这样的威力吗?

    这个问题,他们都没有多想,因为他们已经爆发了战斗。

    “三弟,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这样做,我们很心痛知道吗?”三个武者之中的一人看着那黑化的武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听这语气,这黑武者应该是属于入魔的,就好像国君一样。

    此时的轩辕冰似乎也想到了国君,有些伤感,毕竟她与国君也算是姐妹花,塑料姐妹花也是姐妹花。

    “大哥,你也不想想我们这些年出生入死得到了什么,多少兄弟死去,他们赵家除了给一点点施舍之外,有真正照顾他们的家人吗?好东西永远是他们自己人先得到,我们呢?”黑化的三弟冷冷说道,他这个时候说话似乎还带着音效的感觉。

    陈太玄这个时候立刻来了性质,切开一个西瓜在边上边吃变看戏,还让轩辕冰施放一点寒气,让西瓜变得冰一点。

    冰镇西瓜,就是爽!

    陈太玄坐在白龙身上,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双脚晃荡着,真是将吃瓜群众这个性质发挥到了极致,然后听着别人在互相打嘴炮。

    “这就是你入魔的理由?别找借口了,没有赵家,我们什么都不是,这一点你不明白吗?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你想要好东西,你付出过吗?”大哥是立刻说道。

    不得不说,这位大哥政治觉悟是相当高的,这个时候后面还有赵家的小姐,这个话一定一定要说得漂漂亮亮的!!

    就算这些不是真心话也罢,至少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三弟这个时候笑了:“呵呵,赵家给了我们什么,不过是给了一点点资源,修炼的幸苦都是我们自己付出的,是我们自己用血和汗换回来的,不是他们给的!”

    “……”

    这个话说的倒是没错,其实赵家的付出是很低的,主要还是看自己,但这个不是所有家族都一样吗?

    而且,你也可以不努力啊,你在赵家也可以混吃等死啊,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但如果没有赵家的话,你已经死了。

    “我们都是孤儿,是快要被饿死的孤儿,这一点你要搞清楚,当初谁让我们活下来,哪怕只是用喂狗东西让我们活下来,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一点点资源是没错,但那个是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给的,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雪中送炭,和在你富贵的时候给你千金,那是不一样的。”大哥此时又说道。

    没错,物品的价值是看你需不需求,而不是物品本身的价值,在你快渴死的时候,给你一口水,那这一口水的价值是多少?

    在你不需要的时候,你能在河里游泳,这一口水的价值又是多少呢?

    “你不用说了,说这么多也没用,反正我已经踏入魔道,不可能回头了!”黑化的三弟直接说道,他怕自己听下去,可能真的会被自己这个嘴炮大哥给说服了。

    大哥不愧是大哥,如果不是能说会道的话,那他也不可能成为大哥了。

    而这个时候,陈太玄只想说:你们能不能再多说一点啊,我的瓜还没有吃完啊。

    此时,大哥与另外两个兄弟已经结成一个战阵,做出各种手势,口中念念有词,当然,速度是很快的,并不需要长时间的吟唱时间。

    大威天龙!

    三人散发出来的灵气组成一道龙型的光影,然后这条龙冲向了黑化的三弟,而三弟面对这大威天龙,也只能退开。

    因为这是一种降魔武技,是针对魔气的,本身对魔道中人是很克制的,可以以弱胜强,更何况,他们还并不他们弱。

    这样算起来的话,入魔反而变弱了?

    不不不,这可不是这样算的,这种降魔武技虽然效果强大,但都是需要手势的,这中间别人可不会等你,就算你手速再快,其实也等于是浪费了许多时间。

    并且,技能也要打中人才行。

    不过入魔之后,可以实力大增,修炼速度加快,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无数人证明过的,不然谁还会去入魔啊。

    是啊,如果入魔没好处的话,谁去入魔?

    此时,三弟是一个移位,轻松避开,然后——

    走人!

    没错,要走人了!

    既然已经被看破了,那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再说了,其实他想要战胜对面三人,还是有点困难的,并且,后面那位还没有出手。

    别看人家像是一个弱女子,但她也是有着可怕的手段的,不然自己潜伏在这位边上又是为了什么。

    因此,在这个时候,三弟选择战略性的撤退,这也是无比正确的决定,但他这个时候却做了已经十分愚蠢的事情,那就是——

    他在离开的时候,对着陈太玄就是一抓,他要教训陈太玄,不,是想要抓住陈太玄将其吸干,谁让陈太玄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而在他的角度看来,陈太玄虽然刚刚使用了九字剑印诀,那手法是有点精妙,但他的实力却应该还在神通境以下,所以,以实力来说,自己拿下对方,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离谱!

    陈太玄在被他抓起的时候,并没有躲开,好像真的被他抓起一样,这个时候,轩辕冰本来还想要出手的,但看陈太玄那淡定的样子,她知道陈太玄肯定没有问题。

    果然,在三弟将陈太玄拉近自己的时候,陈太玄突然一个剑诀,一道带着浩然正气的剑印打向了他,这让他感到强烈的威胁。

    此时此刻,他想要逃,用尽自己生平最快的办法,哪怕是付出代价的也是一样。

    天魔解体大法!

    三弟使用了禁招,这招会燃烧自身的精血,能让人短时间提升几倍的功力,但后遗症就是要修为大减,需要补充精血,不过魔道可以吸收别人的精血,这招倒是影响不是很大。

    不过,次数多了也不好,到时候精血可能会造成混乱,互相排斥,会让人爆体而亡。

    然而,他即便是用出了这一招,依然还是被陈太玄的剑印打中了,只因这剑印的速度太快了,无论是陈太玄结印的速度,还是发出剑印的速度,都快到惊人。

    速度惊人也就算了,威力还这么大,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三弟很想要仰天长啸。

    天亡我也!!

    此时的三弟,被陈太玄的剑印直接将他的手臂与肩膀部位给打没了,附近的区域也萎缩了不少,就如焦炭一样,这个现象就是降魔技能造成的标准样子。

    “你这个人啊,本来你走你的,我也不拦着你,你为什么手贱,非要打我一下,打一下能让你快乐吗?”陈太玄站在了三弟的前面,摇摇头,很是无奈地说道。

    “……”

    三弟看着陈太玄,心中很是后悔,的确啊,自己为什么手贱啊,走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手贱动别人一下呢?

    而这个时候轩辕冰很想要告诉三弟,你不用后悔,其实你手贱不贱都是一样的,他还是会把你打下来的,看到一个魔道的人,还是他打得过的,他会放过?

    嗯嗯,当然不可能放过了!

    陈太玄本来也打算杀这个三弟的,他的人生准则之一就是降妖伏魔!!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

    世界和平!

    多么的伟大啊!

    是的,我可不是为了报仇,也不是为了一个魔道的经验值,就算没有这些,我也是一样会这样做的,呼哈,降妖伏魔!

    三弟看着陈太玄,有些惊恐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啊,就是一个路人,但我这个路人和你们魔道中人有仇,看到一个就想要杀一个。”陈太玄淡淡地说道,一副高冷的样子。

    这个样子也瞬间镇住了除了轩辕冰之外的人,他们在这个时候,突然觉得陈太玄变得高大了起来,尤其是那少女,双眼之中有了一些小星星。

    没办法,人长得帅,就是这样魅力!

    啊,实力?

    实力只是次要的,长得帅才是最重要的。

    “哼,既然如此,那就杀了我吧。”三弟也很有骨气,直接求死了,这个时候生的希望是没有了,至于对方和魔道有仇这件事情,问都不用问,这太平常了。

    “这位小兄弟,能不能给我们……”此时,大哥出来说话了,想要求情一下,他们还有一些话要说,同时,也不想自己三弟死在别人手中,要解决也是自己亲手了断。

    这个事情,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一定会答应,但陈太玄的话,肯定不答应,因为他杀了对方是有经验值的,还能爆装备,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不,降妖伏魔是吾辈争先恐后要做的事情!

    于是,陈太玄趁着对方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直接就给了那三弟一个剑印,解决了对方了。

    “……”

    大哥沉默,很想要说些什么,但知道场合不太适合,也就只能这样算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难道和对方打一架吗?

    合适吗?

    再说了,后面的那位小姐估计也不会答应,毕竟人家是帮忙的。

    “你刚刚有什么事情?”陈太玄问道,一副刚刚是你自己说慢了,不关我的事情的模样。

    大哥沉默了一下,拱拱手,说道:“没什么,感谢公子的出手帮忙,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姓陈,名太玄,灵州太初国人士。”陈太玄拱手道,一副翩翩有礼的样子,如果装高贵有礼的话,他也是很行的,只是他懒得装。

    大哥也拱手行礼,回道:“在下赵大,玄州千秋国人士,这是我的兄弟,赵二,赵四,后面这位……”

    “我自己来。”后面的少女发出了声音,而赵大几人立刻是让开一条路,让少女可以走上前来。

    少女走到前面,说道:“小女子赵雅柔,千秋国万代城赵家,以后公子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到那里找我,我一定设宴招待你。”

    果然长得帅是有好处的,一个少女看到自己就忍不住了想要请我吃饭了,哎,这该怎么拒绝呢?

    在线等,急……

    “好的,有空我一定去,不过,现在的话,还是先给赵姑娘检查一下身体。”陈太玄也不拒绝了,反正前提是自己去千秋国万代城,咦,这个名字好牛叉啊。

    请问,你们的国君是不是叫东方不败?

    “检查我的身体?”赵雅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想起六长老说有人想要帮忙看一下,一起想办法。

    来的人应该是一个医者,而后陈太玄就来了,还没有介绍,就发生刚刚的事情。

    是的,陈太玄还没有来得及表明自己的身份,就已经被打断了,所以她才会一时反应不过来。

    赵雅柔这个时候问道:“对了,你是一个医者,你多大了?看你不是很大,怎么又是医者,实力有这么强的?”

    陈太玄说道:“我十八岁,还有,我是一个炼丹师,不算是一个医者。”

    “啊,你才十八岁啊。”赵雅柔是一脸的吃惊,不要说她了,其他人也是一样,就是六长老也是一样,他没想过陈太玄还只有十八岁。

    这也太年轻了吧,如果早知道他十八岁的话——

    老子才不相信他是一个天级炼丹师!

    没错,十八岁的天级炼丹师,这要是真的,你让我们这些老头子的脸往哪里放啊,等下,不是,应该说这不可能。

    嗯,不可能,十八岁怎么可能成为天级炼丹师,就是黄级都是天才了。

    “你没有骗人吧,是不是五十年前是十八岁?”赵雅柔不由得怀疑地问道。

    “你才……算了,不说了,这个你们信不信无所谓,最重要是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还有,你这个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知道原因吗?”陈太玄不想要在年龄问题多费口舌,只想要快点进入正题。

    “我这个病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起初怀疑是和魔道有关,但是什么原因谁也查不出来,以前只有这么一点……”

    赵雅柔在脸上比划了一下,大概只有一个指头的长度。

    “后来就开始越来越多,它们也不痛不痒,就是感觉好像是活的一样,但我们用过很多除魔的方法都没用,所以觉得又不像是魔道所为,我也只好寻访名医治疗,在杏林谷之前,我已经找过很多个医道宗门都没有办法。”

    哦,我明白了,来这杏林谷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来碰碰运气的,看六长老的意思,似乎觉得这是可以用九花九草九彩丹可以治好的。

    这倒是也有可能,这应该算是一种高级版的真菌感染,人的病本来很多都是其他的活物引起的,而在这个世界,这些病菌都开始升级了。

    不过,这个应该算是变异的,还好没有传染性,也没有致命性。

    而这种变异病菌普通的九彩丹肯定是很难杀死的,但应该能抑制,也算是有效果,最后还是会继续,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没人可以治好的原因。

    现在朕这个英俊无敌帅气潇洒的天级炼丹师来了,炼制一颗针对性的加强版九彩丹就可以解决了,这个药材好像就有点贵了。

    不过,也就是贵一点,相信这位赵雅柔也应该付得起,而提供材料的也是杏林谷,所以就更加不用自己担心了。

    自己现在是赶快炼制九彩丹,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就问他们买各种材料,然后炼制各种丹药,其中当然也包括给轩辕冰的大补丹药。

    说干就干!

    “我已经明白了,六长老,请带我去炼丹房,如果材料齐全的话,一个时辰之内就可以让姑娘恢复你的盛世美颜。”陈太玄微笑着说道,最后的话是冲着赵雅柔说的。

    “真的吗?”赵雅柔有些期待,并且有点小兴奋,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陈太玄的话能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还有,盛世美颜……

    这个词真的好听。

    “嗯!真的!”

    陈太玄点点头,然后骑上白龙,跟着六长老飞向了炼丹峰。

    “弟弟,是不是很得意?”轩辕冰在路上问道。

    “什么?”陈太玄装不懂。

    轩辕冰继续说道:“你还装,看那小姑娘似乎对你芳心暗许了。”

    “哈哈,怎么会呢,她又不是花痴。”陈太玄笑着说道。

    “如果,她就是一个花痴,送上门来,你会怎么样?”轩辕冰问道。

    陈太玄想了想,说道:“有句诗说得好。”

    “什么诗?”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哼,你们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姐姐,这两句诗是女人写的。”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