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380 通讯波澜,雨中训练
听书 - 网游之王者再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380 通讯波澜,雨中训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繁花似锦曾经也是一位出色的法系职业玩家,以超越常人的创造力与华丽绚烂的魔法施放技巧而闻名于世,在曾经的那个年代,若是提起间歇性施法这个名词,谁人不会想不到他的名字……”

    会场内的选手席,此时也正淹没在对刚刚结束的比赛的讨论声中,其中一些从各个角落里看向维扎德坐席方向的目光,也包含了一丝丝敬畏。不过这样的感觉是不可能出现在絮语流觞的内心之中的,此时她在介绍的内容,仿佛也与之前的比赛没有半分关联:“那抽风一样的施法动作、冷不丁甩出一大堆魔法的战斗方式一开始还不被他人所接受,可是当所有人看到了那乱七八糟的动作所带来的胜利之后,他们就不再这么想了。”

    “繁花似锦……他一开始就是叫这个名字的吗?”

    “是的。”望着笑红尘的女子微微地想了想,然后露出了一个成熟的微笑:“所以说……”

    “一个人的名字,说不定就代表着他之后的游戏风格呢。”

    “……怎么,你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干什么?”朋克风的青年愣了一阵,然后拍着腿跳了起来:“劳资就是喜欢仗剑江湖,笑意恩仇怎么了?到时候说不定也会有一票兄弟支持我,创出一个什么教派之类的……”

    “那倒是一桩好事了。”女子嘴角的笑意也变得越来越大:“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先把联盟列出来的战技学好才对。”

    “谁说我不会那些东西的……”

    “所谓的抽风施法……就是施法动作分解与压缩吟唱的结合,对吗?”

    后方笑红尘的手舞足蹈中,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原地的梦竹却是微呐着问道:“那个看上去很老的大叔,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看来连你也听过他的名号嘛。”

    “我,我也有研究过的!”

    小姑娘大声喊道,接着又把下巴埋了回去:“虽然不像你们一样厉害……”

    “……呵。”

    女子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然后摊着手解释道:“最初的原理,就是将各式各样的魔法动作和吟唱音节重新编写,然后穿插在自己的各种行动中,所以乍一看就像是抽风一样的精神病人,完全看不出他在以魔法为武器来作战的。不过等到大家都研究过以后,这种方法也就不再是秘密了,而且他们也看出了这样做的意义,于是也都跟着效仿起来。”

    “每一个游戏里的魔法师,都是能力强大,自身却无比脆弱的一个职业,自由世界里更是如此。”她低声说道:“至刚才那场比赛之前,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是大家都在现有技能的基础上,拼命地分解自己的施法动作,压缩自己的吟唱时间,那些个魔法师的自保能力,还是没有丝毫的提升。”

    “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复合魔法这个东西的。”说到这里的絮语流觞不由自主地轻笑了起来:“不过……说不定真的如繁花似锦所说的,这个组合技巧或许会对自由世界里的法系现状,产生一些实质的改变。”

    “真,真的吗?”

    同样的疑问,出现在段青所在的游戏舱的边缘,望着某位少女抱着双膝的期待的脸,段青同样无奈地摇着自己的头:“小傻瓜,那是高级玩家才会玩的货色,你一个菜鸟就不要指望了……”

    “谁,谁才是菜鸟啊!”

    千指鹤不出意料地大叫了起来:“我我我……说不定我能学会呢!然后,然后……”

    “行了,不要多想了。”

    看着对方略显窘迫的表情,段青苦笑着回过了身:“我又不是嫌弃你,冒险团目前的情况,也不差你这么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刚才的话也不是欺骗,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等你的魔法水平足够的高,已经到了增长缓慢的瓶颈期的时候,你可以考虑复合魔法的套路。”段青低声建议道:“至于现在……你的成长空间还很高呢,急着修习别的套路做什么?”

    “原,原来是这样?”

    “当然,我曾经也是一个魔法师呢。”

    选手席内的絮语流觞微笑着拂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了一个成熟自信的笑容:“想要解决魔法师自身的诟病,就是在打翻魔法师这个职业本身的设计理念,所以除了某些个旁门左道,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像繁花似锦这样的人物,已经是走在时代前列的大叔了,他给维扎德留下的财产……肯定也没有几件装备这么简单。”

    “难,难道他还留下了自己毕生的功力?”笑红尘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不是什么功力,但要说是什么武功秘籍……倒是有些差不多。”絮语流觞没好气地回答道:“想必……这家伙肯定将自己对这个游戏的规则理解,留给了自己的娘家人,至于装备嘛……”

    “那件火红色的袍子,落日孤烟很久之前就开始穿了,所以不是他的武器,就是他的别的什么东西……”她猜测着说道:“让他可以用出类似那个变身之类技能。”

    “火焰之躯……是叫这个名字的吧?”

    游戏舱内的段青也正在对着话筒大声问道:“想起来了没?不许装傻!”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繁花似锦的声音也依然在解说频道里有气无力地辩解着:“我都离开了两个月了,这些东西也是机密中的机密……”

    “得得得,不愿意说就算了啊。”段青摇着手回应道:“干脆我来替你圆吧,刚才落日孤烟的那个技能……跟他提到的石之心曾经用出来的那个技能很像,你承不承认?”

    “啊对,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繁花似锦立刻将影帝的技能发挥到了极致:“通过某种方式,让自己身上的魔力过载……”

    “或者说魔力溢出……这就是你给出的解释?”

    “你们刚才有注意到吗?他的体力条变异了之类的状况……”

    “这倒是没有注意,不过这种问题……看回放就知道了。”

    不经意地看了后方的少女一眼,段青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放下了自己想要观看回放的操作:“呃……有没有人告诉一下结果啊?”

    “你自己不会看啊?下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那个……我这里不太方便,所以……”

    “这么说来,刚才你那边就有一个女孩子的动静……”繁花似锦的声音再次变得像大叔一样猥琐:“这次又是谁啊?”

    “哪来那么多八卦啊你!”

    “嘿嘿嘿……现场的观众老爷们,你们想不想知道谁是断天之刃的伴侣?”

    “喂喂,你别发动群众啊……”

    “有句话说得好,群众的眼睛自然是雪亮的。说不定这里面就有哪个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呢!”

    “是千指鹤。”

    一众好事者赛前的鼓噪声中,选手席里的小姑娘闷闷不乐地念出了一个答案:“对吧?”

    “……你怎么猜出来的?”

    “我们的线下活动就来这么多人,她又一直没说自己到了还是没到……”

    女孩依旧落寞的神情里,终于有了一丝丝波澜与浮动,似乎是自己心目中的某个大叔形象的男人,让她下意识地开始生起气来:“那个大叔……呃,就是那个解说的嘉宾,真的是断天之刃吗?”

    “……你又不是傻瓜。”紫色礼服覆盖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腹前,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鼓励的笑意:“你可以自己证实一下啊?”

    “……”

    眼神中再次露出了些许的迷惘,女孩缓缓地拿出了自己的通讯球,望着屏幕里的好友名字,再次怔怔地开始出神:“陌上青山……那个大叔,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是一个很可恶的人。”

    听着解说频道里还在传出来的某人的辩解,絮语流觞咬着牙回答道。

    “……噗。”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奇怪的回忆,梦竹的嘴角缓缓地翘起,最后在满脸的笑意中,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试探信息。下一刻,段青的游戏舱内就跳出了好友留言的提示,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在那个弹出的窗口内快速地划动了两下,口中的解释声也没有丝毫的停止:“人家只是借住,借住懂不懂?我警告你,她可是有家室的人,要是让人家误会了,找上我的门来……”

    “找上门去……那不是更好吗?”

    同样的话由絮语流觞和繁花似锦两个地方同时发出:“看热闹这样的事情,可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啊!”

    “……泥奏凯。”

    闷闷地吐出了这三个字,段青的眉头再次落到了自己屏幕的边缘,某个之前刚刚亮起过的角落上,属于好友列表所在的那个地方。另一道信息提示的声音如挥之不去的闹钟一样,在他刚刚关掉的信息栏里再次响起,皱着眉头的段青刚刚想把自己之前发送的信息再重复一遍,信息上方所显示的名字却是让他的动作再次停了下来:“现在是你在解说吧?”

    “……是。”

    “今晚的训练先取消吧。”

    “……不用。”

    一边说应付着说着话,段青的手一边快速地输入着:“三天前的最后一晚,我不也是去了吗?没关系的。”

    “我的比赛在后面。”

    屏幕里的那个窗口沉默了一阵,然后再次抖动了起来:“今晚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所以……”

    “……是这样吗?”

    段青回复道:“那好吧,打完之后好好休息一下,至少对团队赛还是有好处的。”

    “明白了,还有……”

    距离梦竹所在的位置不远处的自由之翼选手席内,一位同样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子露出了一个奇特的笑容:“好好解说啊,我还想跟着学点东西呢。要是有什么战局的分析与技巧的介绍,记得说的详细一点……”

    “……好吧。”

    关掉了那个角落里的对话框,段青的眼神里露出了些许的无奈,最后还是重新集中起了自己的精神,再次放在了自己面前已经开始的比赛上:“好吧,这场又是谁跟谁……哟,这不是宇宙无敌牛头无双的幻梦兄弟嘛,他怎么还有比赛啊?”

    “个人赛他还没有被淘汰。”繁花似锦的话音中也带上了一丝笑意:“不过……”

    “看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样子,这场比赛……好像有点悬啊。”

    舞台中央的映像中,两个对战玩家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了某个军营的演武场上,然后冒着滂沱大雨,忍受着某个将军模样的人如震雷一般的训诫声:“……你们或许会成为未来的栋梁,战场上的杀神,指挥千军万马的智将,救人与危难中的英雄,但是现在,你们只是一个个不起眼的渣滓,一个个什么都不懂的士兵!你们现在的任务,就只有好好训练,听从指令!不然的话……”

    那将军盯着正在两边的角落里站立不安的两个玩家,勐然拔出了自己的长剑,一剑将面前的石板桌噼成了两半:“就不要怪我现在就把你们送回娘胎里去!”

    “是!”

    一众士兵的齐声大喊,不仅仅将周围的雨点震飞了三尺高,同时也将场内外的玩家吓得浑身一震,仿佛刚刚经过一次声波的爆炸一般。不过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队穿着古旧的士兵就在将军的指挥下向着演武场的周围散开,各自持着各自的武器,冒着大雨操练了起来。一时间,只有两个还未搞清楚状况的玩家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然后在被雨点遮挡的视野中,听到了来自将军的又一次大喝声:“你们两个!怎么还在发愣?本将军刚才说的话,难道都没有听到吗?”

    “……啊?”

    “莫纳!杜汉!”

    “在!”

    “把他们两个拖下去!军法处置!”

    “别别别!”

    望着另一侧还在雨幕中抱胸耍帅,不发一言的那个风衣男子,刚刚啊了一声的半盒烟卷终究还是觉得事情不妙,急忙收起了自己玩世不恭的面容,赶在后方的两个壮汉跑上来拖走他们之前大声喊道:“这位大兄弟……啊不对,将军,将军大人!我们现在就去……呃,去训练,去训练!”

    “……很好,只有不怕吃苦的士兵,才是一个好士兵。”

    将军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幻梦一指:“那边那个!你们两个……一起练吧!”

    在军营四周的士兵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一直没有动作的幻梦也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拖着已经淋透的风衣,被两个士兵带领到了演武场的一角。几秒之后,两个人就在一个摆满了木制模型武器的武器架前停下了脚步,然后望着雨幕中彼此的身影,神色渐渐变得精彩起来。

    【总决赛第二轮,第004号比赛】

    【胜利目标:取得练习赛的胜利。】

    【即将开始,5,4】

    “看来……不是什么角色扮演啊。”

    望着已经被系统封印得一干二净的装备栏,半身铁甲的半盒烟卷苦笑着拧了拧脖子:“限制战。”

    “考验选手的基本功吗……”幻梦也跟着咧嘴一笑,缓步踱到了武器架的前方:“正合我意。”

    两个人各自在武器架的左右两端站定,眼神毫不客气地在对方的身影上来回地巡视着,最后同时伸手,在远处那个将军的怒吼声中,向着武器架的方向抄了过去:“训练”

    “开始!”(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