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 > 第二十章 初见
听书 - 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章 初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会馆极大,院落套着院落,与靖海商行的结构有些相似,有三四个锦衣大肚的商贾迎在滴水檐下,见了翁掌柜就抱拳作揖,笑颜逐开。

    “翁掌柜,来了哇,请进请进,我们听说前些日子澳门闹了倭乱,正商量呢翁掌柜会不会迟些来,没想到你就来了。”

    翁掌柜抱拳还礼,微笑道:“各位从晋地千里而来,我靖海商行岂能爽约?”

    几人寒暄一番,同入屋内,翁掌柜在左首客席落座,聂尘等三人站在他身后,晋商们则分别坐在了右边。

    坐定之后,翁掌柜简单向山西商人们解释了一下聂尘,说这是商行新进的大伙计,跟着来见个面,日后还请多多关照之类的话,晋商们不露痕迹的吹吹马屁,赞扬年轻能干,称道一表人才,然后大家都露出笑容。

    随即进入正题,翁掌柜眯起眼来,接过晋商递上的货物明细,逐项查看,不时发问,晋商们围在旁边,对各项货物的成色价格逐一解释,过程冗长繁琐,极为考验人的耐心。

    聂尘在旁边认真的旁听,他这才发现,晋商们的瓷器价格其实很高。

    一个瓷碗一百五十贯,一个瓷盘三百贯,普通瓶子钱一只,虽然晋商议价用的宝钞价格,换算成银子没有票面那么高的价值,不过仍然算是高价货,不知靖海商行舍近求远的进山西瓷器,利润究竟如何。

    或者翁掌柜会大砍价?

    两个时辰后,把厚厚一摞货物清单细细看完的翁掌柜抬起头,转转发酸的脖子,微笑着对作期盼状的晋商们道:“没有问题,我们全收了。”

    聂尘惊讶的看着他,商人不砍价?这么干脆?

    晋商们长舒了一口气,相互交换欣喜的眼神,为首的一个老者试探的问:“那,翁掌柜,贵行的银子……”

    “你们的货一运到澳门,我们的银车就到香山。”翁掌柜知道他想问什么,笃定的答道:“还有你们要的蕃镜、香木、香料和胡椒、琉璃杯盏,都跟着一起送过来,不过近来海上不太平,红毛鬼的船多有折损,数量上有些少,且先收着,下一批船来时优先给你们。”

    他探手入怀,摸出一份比山西商人的货单要薄得多的单子,递了过去。

    晋商如获至宝,争先去看,老者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显然对薄薄的货单不大满意,但并未流露出来,只是一边道谢,一边叮嘱:“那一言为定,千万不要给了别家,你我两家信用无价,今后还要仰仗翁掌柜呢。”

    翁掌柜含笑答应,看看外面日头,快到晌午,于是抖抖袖袍,正欲招呼晋商们去外面吃饭,却听外面有小厮进来,高声通报:“有客到!”

    小厮去到晋商首领身边,附耳说了些什么,老者为难的瞧了瞧翁掌柜,翁掌柜知道他有事不方便继续留客,于是起身告辞,约定晚一点宴请洗尘。

    晋商送他到门口,出门时正好与外面进来的几个人交错擦身,对方同样商贾打扮,翁掌柜对领头的人对视一眼,彼此冷漠的没有交流,靖海商行的人径直出门,来的人昂首而入。

    出门之后翁掌柜没有骑马,步行了一段距离后,离会馆稍远,才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呸!只会挖墙角的杂碎,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从我手里拿走一两银的货!”

    “掌柜是说刚才那几个人吗?”郑一官主忧臣辱,回头瞧了瞧:“那是什么人呐?”

    “广盛商行的掌柜!”翁掌柜冷然道:“见我们吃进山西货卖得火红,眼热想分一杯羹。”

    他挥挥手:“不必理会他,这条线我已经连起来小半年,生意讲究的是个利字,我们价钱给得高,晋商不会跟他们做买卖的。”

    广盛商行?聂尘顿时想起来在大炮台那一次、倭人勾连商行老板糊弄佩德罗的事来,倭人背后有商行影子,其中跳得最凶的,就是广盛商行的陈老板。

    那件事之后,葡人就对广盛商行有所警惕,态度渐冷,没想到现在又在香山碰上,还对靖海商行的供货商登门拜访,背地里大概又在卖什么见不得人的耗子药。

    回头再一想,聂尘就对翁掌柜对晋商的态度了解通透,收购山西瓷器价格明显偏高,还要以货易货的送上一些内地难得一见的西洋货,这明显是要牢牢将山西货源绑在自己身上,买得贵一点不重要,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些许差价轻易的能从葡萄牙人身上几倍的赚回来,重要的是货源源远流长。

    垄断山西白瓷,别家进不来,等于端牢了金饭碗。

    同样的,山西商人也要维持一家固定的合作伙伴,做生意相辅相成,靖海商行大方豪爽,他们也不舍得换人的。

    “走,趁这空子,给你选一套新衣。”翁掌柜瞥瞥聂尘身上的旧衣,语重心长的道:“人靠衣装,你刚才没发现人家对你有些不大在意吗?”

    聂尘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郑兄兄弟也朝他挤眉弄眼,意思是叫你跟我们出去花销你不肯,现在出洋相了吧。

    香山城与大明其他县城一样,最繁华的地段永远是中心的十字街头,这里店铺众多货品琳琅,又靠近澳门,布匹绸缎商铺数不胜数,聂尘本想随意的选一家就好,翁掌柜执意不肯,硬带着他去找城里最好的一间成衣铺。

    “就是这里了,香山手艺极好的店,我的衣服就是在这里做的。”翁掌柜抖抖衣领:“澳门但凡有点身份的人都在这里买布料做衣服,听说裁缝祖上是京里的匠户,跟王公贵人下过料,我们进去给你选一套……咦?”

    翁掌柜诧异的看着门口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脚下稍稍迟疑:“怎么有把门的了?”

    店里的小二早早看见有熟客上门,媚笑着迎出来,低声告罪:“几位莫见怪,店里有贵客女眷,也是来买布料做衣服的,这是人家的护院,跟我们没有关系,几位随我进去便是。”

    壮汉瞪着眼珠子打量着几人,眼神凶狠,郑一官兄弟也鼓着眼珠子瞪了回去,目光在空中几乎要撞出火星来。

    小二弯腰打拱的领着聂尘几人进店,店面很大,装修讲究,倒不失为香山最好的裁缝铺子,靠内还备有桌椅茶水,供客人休息饮用,不过这时候上面已经坐着人了。

    见有人进店,椅子上的人也侧目看过来,这一看,就令本在和门口壮汉瞪眼的郑氏兄弟一下转移了注意力,看着坐着的人挪不开腿。

    椅上是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多岁,书生打扮,白衫轩巾风度翩翩,摇一柄折扇顾盼生辉,模样端正浓眉大眼,颇有书卷文风;

    女的只有十五六岁,却生得千姿百媚明眸皓齿,瓜子脸细柳眉,穿一件红色比甲着翠色长裙,细腰仟仟不堪一握,指如葱根柔若无骨。头上挽高髻戴额帕,插一支凤头银钗,略施粉黛淡雅大方。

    两人宛如画中仙,天造地设般的一对璧人,令翁掌柜一行人情不自禁的自惭形秽,聂尘还好,毕竟是后世见过世面的人,翁掌柜勉强定住心神,郑一官和郑莽几乎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男女仿佛见惯了看着自己发怔的俗人,微微一笑,回过头去继续自己的交谈,铺子老板亲自伺奉在两人身边,正拿着一匹匹上好锦缎给二人细看挑选。

    “马姑娘,我看这匹缎子跟你很配,你摸摸。”男子接过一匹绸缎轻轻抚摩,笑道:“细滑柔嫩,如你的肤色一般光滑。”

    “呸!不要脸!”郑氏兄弟心中大骂。

    “哼!登徒子,不如老夫稳重!”翁掌柜暗暗撇嘴。

    小二忙朝面色不善的几人询问:“不知是哪位客官要做衣服?”

    聂尘道:“是我,不用选布料了,给我来件成衣即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