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却道寻常 > 第十八章 最后的两轮月亮
听书 - 却道寻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八章 最后的两轮月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流星划过天际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因为那不单单是眼中所见的一种景色,更是代表着生命的消逝和落幕。

    你相信对着流星许下愿望,心愿就会被逝去的生命带往那未知而又神秘的地方,如此心愿就可以达成。

    这是李休曾经对陈瑶说过的话。

    听上去很有道理的话基本都是一些傻话,话中隐藏着的大道理完全是似是而非的东西。

    这样的故事就只有陈瑶那个傻丫头会用心听,用心记,然后对着每一颗流逝的星辰许愿,接着露出那单纯的笑容。

    只是有些时候划过天际的并不只有流星,还有天之痕。

    现在是白昼,但即便是这明亮的天地似乎也无法遮挡得住天空当中疾驰而来的那一束流星,庞大的战场诡异的开始收手,许多人都是抬头望去。

    然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白落提和孙胜对视一眼都是面色一沉,他们是聪明人,在得到消息之后便推断出了这个可能性。

    但即便早就知道也是没有办法防备,天之痕就像是阳谋,巨大的车轮朝着你碾压滚动,而你根本无从躲避。

    荒人与阴曹修士的眼中都是出现了笑意,只要陈老将军身死,那么小南桥就会不攻自破,他们的兵锋能够直指徐州城,而凭借他们的实力和大唐内部如今的情况来说,徐州城最多只能抵挡数月时间,如果他们不要命昼夜不停地攻打,或许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够破城。

    然后兵临长安城下。

    指日可待。

    李泗双目圆睁的看着天之痕出现在天边然后迅速接近,他想要站到陈老将军的身前,凭他的实力能够让天之痕的威力减缓一分。

    一分算不上多,但在他看来能够少上一分陈老将军就能够多少一分存活下来的可能。

    哪怕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

    只是他的想法陈老将军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几乎是在天之痕疾驰而来的瞬间陈老将军便抬手将李泗送了出去,在自己的身体四周十丈之外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拦着所有想要冲进来的人。

    同时也避免这天之痕的威力会波及到其他人。

    他偏头看着李泗沉声道:“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也不等李泗回答,便拿起了身侧长枪朝着朝着天之痕腾空而起,他并没有选择原地等死,而是打算放手一搏,当初的他尚且没有身死,如今自然同样不会。

    长枪如龙,笔直且强大的枪芒卷动着破碎的虚无形成了龙卷向着笔直坠下的天之痕迎了上去。

    不闪不避,他抱着必死的信念刺出了这一往无前的一枪,威力之大在他就只是刚刚抬手的刹那苍穹之上的云朵便随之裂开了一道缝隙。

    小南桥城前出现了一条裂痕缝隙,虽远不如当年萧泊如一剑斩出的落仙峡,但一眼看去仍旧是极具震撼和威慑力。

    这一枪之下覆灭了数千的荒人修士,也让无数人感到胆寒。

    他身上的铠甲散发着黝黑色的深邃波动,仿佛能够吸收世间一切,就连从天空之上垂落下来的阳光都消融在了那副铠甲当中。

    这副铠甲之利,能够硬生生承受五境宗师百次打击而不损。

    当年也正是因为有这副铠甲存在,所以陈老将军才能够在上一次的天之痕当中侥幸存活下来。

    天之痕就像是南雪原当中最亮的一道光,而陈老将军则是最深邃的黑暗,当二者相遇,是光芒会照亮黑暗,还是黑暗会吞噬光芒。

    这就像是水与火的道理,水能灭火,火同样能够烧开水。

    战场的战斗已经停止了下来,陈老将军手提长枪与天之痕碰触到了一起。

    所有人抬头看着,画面陷入到了诡异的静止当中,平静的背后总是波涛汹涌的,这幅静止的画面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耀眼且夺目的光亮照射在所有人的脸上。

    无数人低下头去不敢抬头去看,但却已经知晓了对决的结果和胜负。

    光明驱散了黑暗,天之痕赢了。

    陈老将军输了。

    生长在南雪原深处的那棵神树拥有者无比强大的力量,每一轮月亮都能够射出一枚天之痕,所拥有的威力足以杀死五境宗师。

    光芒逐渐变淡,天空当中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那亮眼妖异的天之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尽数蒸发而去,但所有人都没有从震惊当中缓过神来,抬头看着那横贯长空的深邃痕迹。

    那是天之痕行走在苍穹上所留下来的印记,在以后的日子里会逐渐变淡直到彻底消失,就如同前些年的那一枚一般,

    陈老将军并没有死,他站在小南桥的城墙之上,身姿挺拔就像是一棵永远倒不下去的常青树,但他的眸子却是紧紧闭着,身上气息萎靡到了极致,如果不仔细感应的话根本感应不出那身体当中传出来的微弱波动。

    他的手中握着那杆长枪,长枪插入地面当中支撑着他的身体。

    阻拦着方圆十丈范围的无形墙壁仍旧没有消失,李泗站在墙壁外头虎目微红。

    震撼这种事情大多时候只要一次就足够了,但有时候偶尔也会出现接二连三的情况。

    就比如现在。

    刚刚的震撼还没有消失,天之痕所残存在苍穹之上的痕迹并未消失。

    所有的目光同时看向了遥远的天际,那是之前天之痕升起划过的地方,而此时在那里的天边竟然再度升起了第二枚天之痕。

    他们看着这一幕,一片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接连而起。

    在射出了天之痕去往荒州损坏葬神棺后,神树之上的月亮就只剩下了两轮。

    而当年的最后一颗太阳也用在了李来之的身上。

    天之痕每一枚都弥足珍贵,而现在从浦竟然将最后的两轮月亮全部都用在了陈老将军的身上。

    这是一种尊重,同样也代表了必杀的决心。

    一颗已经足够重伤濒死,现在的陈老将军甚至已经抬不起那杆枪。

    城墙之上的守军一边警惕着外面随时可能重新发动的攻势,另一方面看着慨然赴死的陈老将军,一双双眸子逐渐模糊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百姓们已经是哀嚎一片。

    陈老将军听着耳畔的这些声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那升到空中的最后一轮月亮,眼中没有任何恐惧,满是平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