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汉冠 > 第六十四章?潘岳献策
听书 - 汉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十四章?潘岳献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两个月的时间,一下子让王生原本紧缩的行程变得充裕起来了。

    尤其是现在皇帝重新勤政,王生自己处理奏章,不用往太极跑,王生的时间也变多了不少。

    这多出来的事,自然可以做很多事了。

    譬如说,见见门客。

    门客作为贵族地位和财富的象征最早出现于秋时期,那时的养客之风盛行。

    每一个诸侯国的公族子弟都有着大批的门客,如楚国的申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齐国的孟尝君等。

    就是在达官贵人家中养的一些人,有的是有具有真才实学,能在关键时刻替主人办事的,但是也有一些是徒有虚名,骗吃骗喝的。

    他们的份和家奴是不同的,平时没有固定的工作,不必干杂役,照样吃喝领工资。

    只是主人需要他们办什么事时,才跟他们安排工作。

    养门客最盛行是在战国时期,战国四公子就以养门客而著称。

    在以前,门客按其作用不同分为若干级。

    最低一级只到温饱的程度,最高级别的门客则食有鱼,出有车。

    门客主要作为主人的谋士保镖而发挥其作用,必要的时候也可能发展成雇主的私人武装。

    门客这种群体,从秋战国时期到现在,已经逐渐消失了,但也不是没有。

    譬如之前贾谧,在府中便有豢养门客。

    王生到了这种地位,自然是有许多人想要来蹭饭吃的了。

    没错。

    其实在王生心中,这些门客,无疑是来蹭饭吃的,有本事的人或许有,但这种人是绝对不多的。

    今,王生也是有时间来见一见这些门客。

    来见的人也不多,只有四个人而已。

    而且这是张宾事先筛选过的人。

    有张宾掌过眼,这种人恐怕是有些本事的罢?

    这四个人出现在王生面前,王生顺便也将那还在府邸中研习的几个寒门子弟也叫在一旁,让他们好好看看。

    张韬朱源两个人也在王生后站着。

    这架势摆出来,看起来便就是不一般了。

    广元侯的气场,也就出来了。

    那四个门客能够在今见到王生,脸上也是通红一片的,显得非常激动。

    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的机会,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若是被广元侯看中了,那这个人的下半辈子,肯定是不愁的了。

    不仅是不愁,而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

    王生看着这四人的表,也明白他们心中的想法,但王生的脸色倒是没有变化多少。

    “天下人都知道本侯缺人,但本侯缺的是人,而不是废物,也不是那种滥竽充数之辈,诸位可明白?”

    这四个人能够通过张宾的考验,本也是有一些能力的。

    在之前对寒门的招贤之中,这四人都是不在洛阳的,也不在司隶,因此数之内,也赶不过来。

    现在,对他们来说,可谓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了。

    “君侯放心,我等既然过来,自然是有一技之长的。”

    面前这四个人,都是中年人,模样也不俊俏,上的干净鲜艳的衣物穿在上,总有一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些人,常的穿着恐怕不是这样的。

    这脸上粗糙的皮肤可以看出来,他们所在的环境,可不安逸,或者说,每天都在太阳底下。

    以张宾的水平,能看上他们,恐怕还真是有些东西的。

    “你们便来个自我介绍罢,姓名,还有自己的所长,都说说吧。”

    王生这句话说完,四个人面面厮觑,最后是中间的一个略显沧桑的门客起来说话。

    之所以说他沧桑,是因为四个人中,就他半头白发。

    这脸还是与其他三个人一般的,这头发倒是不一样了。

    “在下张鲁,冀州人士,善清谈。”

    清谈?

    嘴炮?

    王生愣了一下。

    这个能力,说强确实强,但能用上的地方不多。

    况且,王生这方面的能力就不差。

    “只是寻常清谈,本侯也不需要这样的人。”

    话外之音已经是很明显了。

    你的能力仅限于清谈,恐怕我就是不会要你的了。

    张鲁听到王生这句话,脸上微微有些焦急,但很快镇定下来了。

    “在下的清谈,自然与寻常清谈不同。”

    “有何不同。”

    “无中生有,能将黑的,说成白的。”

    将黑的说成白的?

    王生愣了一下。

    “当真?”

    张鲁看着王生,这个时候倒是显出自信来了。

    “当真。”

    “好!”

    王生轻轻点头,说道:“譬如说,所谓门客,游民也!若此命题一出,你如何反驳?”

    门客,游民?

    张鲁点了点头,说道:“门客非游民也。所谓之游民,是游dàng)于边缘之人,门客则不然,何为门客?有孟子称病不肯先去朝谒齐王,有颜斤蜀上不肯趋前,而敢于对忿然作色的齐王直言“士贵耳,王者不贵!“冯谖在孟尝君门下先为“食无鱼“,继为“出无车“,后为老母无人赡养三次弹剑而歌。岂能与游民称同?”

    王生微微摇头,说道:

    “游民与门客,其实没有多少区别,他们都是游dàng)于社会边缘的人,总在寻找自己的归属,只不过“门客“寻求的是体制内显赫的门庭,而游民则可能上山为匪,做出叛逆之事。

    游民的是无家无财的百姓而来,也可从世家中来。

    诸葛亮从山东避乱到南阳,躬耕于隆中,虽因家底殷实尚可“草堂睡迟“,醒来研究天下大势,但说他是“游民“也不算诬枉吧。然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便是刘玄德门客。”

    张鲁听到王生这种解释,马上反驳。

    “君侯此言不妥....”

    两人在这主堂之中,当真是唇枪舌战。

    王生本知识也多,反驳的话也多了,而张鲁虽然不如王生渊博,但是他去过的地方多了,见到的人也多了,事也多,常常会用生活中的例子来反驳王生。

    一来二去,两人居然争执了半个时辰,还没有得出结果。

    这半个时辰的口水战,王生的嘴倒是要干了。

    “主君,还是办正事要紧。”

    便是一边的张宾也看不下去了,连忙过来提醒王生。

    王生轻轻笑了笑,说道:“看来先生确实是有清谈的本事。”

    作为嘴炮之一,王生是可以与潘岳左思来上一场嘴炮的,这家伙与王生是势均力敌,想来水平也不会差了。

    “不知在下之才,可入君侯法眼?”

    “自然可以了。”

    张鲁心中其实也有些胆战心惊的,原以为凭借着自己清谈的本事,能够轻易的胜过广元侯,不想差一点没有说过广元侯。

    还好有张宾提醒,不然的话,便是张鲁再有自信,现在后背也有些冷飕飕的感觉。

    不过...

    结果是好的,最少,广元侯已经是承认他的能力了。

    张鲁坐下之后,在张鲁左侧的门客也是站出来了。

    “在下苏放,善兵略。”

    “兵略?”

    这兵略而是一个紧缺货色。

    王生看着面前这个平平无奇的苏放,不想他还有这个能力?

    王生转头看了张宾一眼,后者轻轻点头,王生也是开始对着苏放进行考校了。

    ....

    两后。

    颍川。

    齐王司马冏原本是磨刀霍霍的,准备在皇帝出兵魏郡之后,再等益州动乱,之后在乘洛阳空虚,从颍川出兵洛阳,打皇帝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皇帝司马遹的反应,大大的出乎司马冏的预料。

    现在魏郡都给匈奴人侵占去了,你作为皇帝,作为这天下的主人,你难道不应该着急?

    不应该马上出手吗?

    还等两个月之后再出击?

    两个月的时间,魏郡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这个做皇帝的心里没数?

    有两个月的时间,这匈奴人早就成势了。

    司马冏在心中是疯狂痛骂皇帝的。

    但是现实上的事,痛骂皇帝是没用的。

    便是他骂的再狠,现在的事也不会改变分毫。

    现在有一个难题摆在司马冏面前,那便是皇帝要召见豫州镇守司马蕤。

    要知道,这司马蕤,现在可是在豫州府地牢里面呆着的。

    这司马蕤要是去见了皇帝,那不就是露馅了吗?

    司马蕤是不能去见皇帝的,但是现在问题又来了,司马蕤不去见皇帝,在洛阳的小皇帝一定会对颍川生疑,听说广元侯已经是怀疑颍川有动静了。

    这司马蕤再不去洛阳述职。

    这怀疑便是坐实了。

    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现在的司马冏,是愁死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现在摆在司马冏的办法有两个。

    一个,是说服司马蕤。

    司马蕤虽然与自己是兄弟,但是这齐王的位置可是他坐的,现在又将其关在地牢之中,恐怕司马蕤是不会为他做事的。

    这说服司马蕤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第二个方法,便是拖。

    但拖,也拖不久。

    你说一两还行,若是拖个一两个月,那不是痴心妄想?

    所以拖,只是缓兵之计。

    该如何是好呢?

    在一边,司马超明显看出了司马冏脸上的难色。

    “父王,东莱王毕竟是父王兄长,以兄弟之动之,未尝没有可能。”

    以兄弟之动之?

    他与司马蕤,可是没有多少兄弟之的。

    司马冏轻轻摇头。

    “还是召见这颍川世家来豫州府罢。”

    所谓之众人拾柴火焰高。

    多一个人想办法,自然是多一条出路的。

    而且。

    在现在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人有其他心思的。

    这次召见,便可以看看这种人是谁。

    “诺。”

    司马超想了一下,还是轻轻点头。

    “父王,齐国内孩儿恐怕不能久离,若是孩儿太久没露头,恐怕陛下也会怀疑。”

    司马冏轻轻点头。

    “今,你便回齐国,记住,什么事都不要做。”

    司马超轻轻点头。

    他的存在,就是来吸引皇帝的注意力的。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颍川各个世家代表皆是汇聚颍川。

    人来的很齐,这一点,倒是让赵王司马冏有些欣慰。

    他就是怕这些世家在听到消息之后,当即股就向着皇帝那边了。

    众人坐定之后,齐王才将洛阳发生的事缓缓说出来。

    这些人里面,有的已经知道洛阳发生了什么事,有的则是还不知道。

    早知道的人脸上露出深思之色,而不知道的人脸上大多是惊愕。

    “大王,如此的话,我们该当如何?”

    不少人眼神变换,但是想着自己已经是跟了齐王了,也只好将脑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除去。

    当然,有些人有其他的想法,是不可避免的。

    “诸位以为,本王该当如何?”

    荀藩在这个时候连忙开口。

    “大王,既然是陛下要召见东莱王,便让东莱王回去就好了。”

    回去?

    司马冏瞥了荀藩一眼,说道:“若是东莱王去洛阳了,那颍川的事,必然就暴露了,东莱王虽然与本王是兄弟,但其实与本王的关系并不友善,本王说服不了东莱王。”

    司马冏也算是实话实话了。

    而荀藩听到司马冏这句话,稍稍愣了一下。

    “那大王的意思是?”

    “颍川的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诸位可有良策,能够度过此关?”

    “大王,或许在下有办法说服东莱王。”

    司马冏循着目光前去,发现此人是才从洛阳带回来不久的潘岳。

    “潘公有何方法?”

    这潘岳自然是有才的,现在也有把柄我在自己手上,但是是否可信,这其实还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东莱王与大王,不过是有间隙而已,但晓之以利,东莱王定然是会松口的。”

    晓之以利?

    司马冏愣了一下,马上问道:“此话怎讲?”

    “东莱王再如何,与大王也是亲兄弟,只要大王后成势了,他的位置,自然是水涨船高的,大王只需要对东莱王释放善意即可,便是承诺,也可说来,这便是晓之以利。”

    司马冏在脑袋里想了一下,觉得这事恐怕不是完全之策。

    “若是东莱王不答应呢?”

    “所谓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在下手上有方士所练毒丹,服之,三十不得解药,便会肝肠寸断而亡。”

    说着,潘岳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红色药丸。

    “居然有此物?”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