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恶煞当朝 > 第一章 罪己
听书 - 恶煞当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 罪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大禹朝建宁初年五月,各地边报像雪片一样飞进勤政殿,宏灵皇帝不过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早就被紧张的局势吓得噤若寒蝉。

    手忙脚乱之际,依从太师裴槐和大将军屠彬的建议下了罪己诏:

    “本监国以凉德,缵承大统,意与天下更新,用还祖宗之旧。不期倚任非人,遂致虏猖寇起。夫幽云本属我夷,北原亦吾赤子。若使抚御得宜,何敢逆我颜行。以全盛之天下,文武之多人,无奈夸诈得人,实功罕觏,虏乃三入,寇则数月。师徒暴露,黎庶颠连。国帑匮绌而征调不已,闾阎凋攰而加派难停。中夜思惟,业已不胜愧愤。今年正月,复致上干皇陵〈心切齿,其何以堪!若不大加剿除,宇内何时休息!已再留多饷,今再调劲兵,立救元元,务在此举。惟是行间文武,主客士卒,劳苦饥寒,深切本监国念,念其风餐露宿,本监国不忍安卧深宫;念其饮冰食粗,本监国不忍独享甘旨;念其披坚冒险,本监国不忍独衣文绣。兹择五月三日避居紫宸殿,减膳撤乐,除典礼外,余以青衣从事,以示与我行间文武士卒甘苦相同之意,以寇平之日为止。文武官也各省察往过,淬励将来,上下交修,用回天意,总督总理,遍告行间,仰体本监国心,共救民命。密约联络,合围大举,直捣中坚,力歼劲寇。”

    对于一向十分孤傲自负的大禹皇帝而言,能下这样一份措辞深切自责的“罪己诏”,实属不得已之举。

    但上天似乎并不领情,黄河水道又发大难,劳工工饷屡屡被朝臣贪墨。

    于是乎篱笆难筑,又起了黄河匪患,金吾卫统帅燕须陀领了黄河道行军总管,率兵十五万剿匪去了。

    朝中金吾卫指挥使一职位宏灵皇帝不敢亲定,事事要征询大将军屠彬意见。

    屠彬想来想去,终于让屠元让兼管金吾卫军,裴邵调入礼部封为侍郎,为朝堂副二品官职。

    尽管裴槐太师以年少而得高位的理由拒绝过不止一次,但圣上以托国之重贵在求贤,非年龄可据为由,硬是让不过二十出头的裴邵就任此职。

    少年得志,一时间朝野震动。

    “人才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看着御史言官们的弹劾奏章,屠彬大将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自从自己领了监国,进位辅国公以来,御史们就没完没了的给自己找麻烦。

    今天说举止行藏不符合春秋大义,明天又谏言武夫不应该携带利刃面见天子,总之没有一件顺心事。

    礼部尚书李天翔看了看大将军似乎脸色不顺,大黑拳头拄着腮帮子沉思不语,大着胆子上前:

    “大将军,不是小老儿多嘴,您麾下能征惯战的将军不少,可是要说起文治之臣来,那还真是要再网罗些人才。”

    是呀,人才多重要,屠彬不是不知道。

    奈何自己武夫当国,儿子又是天下恒勇无敌将,一群亲朋好友竟然以为习武是当下的正道。

    就说自己三舅家里的小子,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硬生生要考武举,这不是给自己出难题嘛。

    看着大将军默不作声,李天翔又再次进言:

    “大将军已掌权柄,为何不索性大度一些,大行皇帝一朝还是有些能人的。

    尽皆关押在刑部大牢里,想那赵贼已然是去年的事情,人心不过墙头草,大将军略施恩惠,还怕无法驾驭文臣吗?”

    屠彬冷哼了一声:

    “李尚书,你这是要给赵贼一党翻案吧?”

    李天翔慌忙摆手:

    “不是,不是,小老儿可不敢。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去岁大将军的敌人乃是赵贼,今日不同往日,大将军的敌人是青阳教,是北蛮子,是西域吐蕃。

    赵贼一党中未必没有和大将军志同道合者,只是缺了一个机会嘛。”

    屠彬转了转眼珠,笑了:

    “李天翔,你以往不似这般唇齿伶俐,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变得如此机灵?”

    李天翔嘿嘿笑道:“哪里是小老儿激灵,实在是有高人指点呀。”

    “哦?”屠彬起了兴趣:

    “哪位高人能让你这两朝老匹夫脱胎换骨?如有真名士不妨引荐上来,如今朝廷正缺人手,总是用一些小崽子也并非我的真意。

    奈何人言可畏,总不能一网打尽,赶尽杀绝吧。”

    李天翔见屠彬没有怒色,顿时胆子大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

    “大将军,小老儿要是把高人说出来,你可别再用宝剑抵着我的脖子了,那玩意冷气森森,架在脖子上的滋味真不好受。”

    屠彬一龇牙:

    “你个老狗,还是这般贪生怕死,有什么话快些讲来。”

    屠彬心里暗想李天翔人还是比较机灵的,赵无咎伏诛当天,正是此人率先领头投奔了自己。

    对于这类文人,屠彬自信一向拿捏的很准,只要自己手里有权柄,他们就会像哈巴狗一样对自己摇尾讨好;

    一旦你失了权柄,他们就会变成恶狗,不由分说冲将上来,将自己撕的粉碎。

    此刻看着李天翔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嘴里啐了一口:

    “老狗尚能滑稽,还可用之。”

    李天翔不以为耻,反而又向前蹭了几分:

    “大将军,可听说过我朝目余十子?”

    屠彬一皱眉:

    “知道,不就是李家的小李子李十朋嘛,先前在我的大将军府干过司马,后投渝州太守张瑾善,再后来跟了赵贼,听说最近又和裴家搅到一个汤锅里去了。

    你们这些文人士大夫,天天叫嚷着文人风骨,到头来却混的如丧家之犬一般,三心二意,毫无气节,可怜呀,可叹!”

    李天翔一张老脸已经憋涨得发紫,讪讪而言:

    “大将军,话也不能这么说,儒家还有句话叫良禽择木而栖,良主择臣而侍,嘿嘿,那个.....”

    屠彬一笑,拔出宝剑,用剑尖一点李天翔的脖子:

    “那敢问尚书大人当今良主为谁?”

    李天翔一缩脖子,急忙整理好身上袍服衣冠,跪倒磕头:

    “当今之世,良主非大将军莫属。”

    屠彬哈哈大笑:

    “快滚你娘的蛋吧,赶紧把小李子给我叫来。”

    李天翔如逢大赦,连滚带爬跑将出去。

    屠彬吩咐左右:“来呀,架油锅,摆刀阵。”

    两旁呼喝一声,院落之中架起滚滚沸油之锅,两绺刀斧手将手中明晃晃环首钢刀两两交错,摆好了架势。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