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大明元辅 > 第194章 大帅虎威
听书 - 大明元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94章 大帅虎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是费英东弃马上山,以三百人持弓逼近。虏酋努尔哈赤设伏林间,自以为得计,未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为费英东部射伤巴牙喇亲兵数十。

    费英东引兵突进,虏酋慌忙间险遭生擒,欲走而伤一足,适安费扬古回援至,乃获救。

    费英东仍战,刃伤安费扬古一肋。又十余合,闻麻参戎为暗箭所伤,久战至昏厥,乃止。虏酋亦避走。

    是役官军斩获敌首二百三十七级,伤敌或近千,大捷。然参戎亏血昏迷,费英东不敢擅进,乃与我等相商,退兵四十里扎营救治。并报与闻。”

    李成梁拿着一道由麻承勋军中文书写来的战报,捻须沉吟良久,这才环视帐中诸将,缓缓问道:“这道战报,尔等以为如何?”

    攫欝攫。祖承训摸着大胡子道:“末将以为此战报真假参半。”

    “何以见得?”李成梁放下手中的战报,又问:“你以为何处是真,何处是假?”

    祖承训思索着道:“以上战况之描述,末将以为都是真的,但所谓大捷却必然是假的。”

    巘戅妙书苑MiAOSh&#117y&#117An.戅。“哦?”李成梁淡淡地问道:“努尔哈赤、安费扬古皆伤,建州兵死伤千余,这还不算大捷么?”

    祖承训忍不住哈哈一笑:“大帅,那拿了首级的战功也就罢了,可那所谓‘伤敌或近千’之说谁信?谁又能证明?更何况他们这个‘或’字用得……连自己都不敢把弧!br />
    李如梅看了二哥一眼,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顶嘴”。帅座上的李成梁虽然垂着眼帘,却似乎将一切尽收眼底,淡淡地道:“军议之时,诸将皆当畅所欲言。”

    这豢幻妫瞧癫灰菜阋惶趸盥罚靠銮乙源笏е蚀龋馓趸盥凡槐人抻潭贰⒋顾勒踉吹每科祝俊br />
    李如梅沉吟了一下,仍然缓缓摇头,道:“小弟以为很难——若是他成功击破麻承勋,这般做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既然未曾击破麻承勋,他就不会这样做了。”

    两兄弟意见相左到了这般地步,李成梁依旧作壁上观,不肯表明立场。

    祖承训见了却有些担心,忍不住插嘴道:“子清这话从何说起?我看子贞的看法挺有道理啊,他努尔哈赤何德何能,也敢来触大帅虎威,不如早早投降、割地求和来得痛快。”&#21434&#21437&#32&#31508&#36259&#38401&#32&#102&#108&#121&#110&#99&#111&#111&#108&#46&#99&#111&#109&#32&#21434&#21437

    他这一插嘴,李如梅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看似打瞌睡的李平胡却突然道:“努尔哈赤这小王绉绉的话怎么说来着?”

    早年一直因父荫而为锦衣卫官、前不久才调回辽东的李成梁三子李如桢自认为在京师沾了不少文气,这时候难得地插话道:“夷狄畏威而不怀德。”

    李平胡一拍大腿:“啊,没错,就是这句!三公子这些年书读得看来不错。”

    李如桢面有得色,一旁的秦得倚也笑道:“难得平胡说话,既然这样,末将也插句嘴:努尔哈赤这厮别的且不说,胆子肯定是不小的,要说他一定不敢来犯,恐怕是低估了他的胆量。”

    李兴见大伙都开始发表意见,也凑趣道:“这要真说起来,倘若末将是努尔哈赤,又不肯举手投降的话,末将还真会选择来南路而非西路。西路那边反正也走不快,又是善守之将、善守之兵,放在那里也就是了,没必要去触这个霉头。

    大帅这南路虽然是世之劲旅,但有一点却颇为不利——咱们也是在走河谷之地,且如麻承勋一般,全军皆是骑兵,只是多了炮营罢了。但炮营在河谷野战之中很难起效,因此努尔哈赤既敢伏击麻承勋,自然也敢伏击我部。”

    李如柏见军中议论逐渐对他不利,不由得沉下脸色,不悦地道:“诸位莫要忘了,努尔哈赤伏击麻承勋可没捞到什么好处,错非是麻承勋自己无能,中了冷箭,努尔哈赤说不定连自个儿都得折在那儿。如今大帅本部远非麻承勋所能比拟,他努尔哈赤连麻承勋都收拾不了,还敢再寻死一回么?”

    与李平胡、李兴、秦得倚等人齐名的李宁倒支持李如柏,闻言点头道:“末将同意二公子的看法,努尔哈赤既然拿不下麻承勋,那就真是黔驴技穷了,再以伏击之法以图大帅,实属寻死之道。”

    他说了这话之后,孙守廉也表示同意。部下分作两派,各支持李成梁一子,这时候该是他表态了。

    然而李成梁刚要说话,外头忽然有传令兵来报,说是努尔哈赤派人送来了降表。

    李如柏闻言大喜,笑道:“大帅您看,努尔哈赤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李成梁心中也颇为高兴,不过他素喜幼子李如梅,对次子如柏则总有些挑剔,闻言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叫人将那建州降使请了进来。

    降使自称噶盖,带来了努尔哈赤的降书和一封写给李成梁的亲笔信。

    李成梁一一看过,见那降表写得很谦卑,对自己所犯的过错大包大揽,未曾有一句推卸。不过仔细一看,却发现努尔哈赤悄悄偷换概念,只说这些事都是因为他袭职不久,还不熟悉大明的法度之故,并非刻意违反云云。

    至于认错、请罪之类,努尔哈赤倒是表现得很诚恳,甚至表示要退还近年来所侵占的女真领地,“恪守左卫”。与此同时,他还表示要亲自来李成梁军中负荆请罪,同时也开放赫图阿拉城寨,等待李大爷巡视检阅。

    一言以蔽之,就是五体投地、打骂由人。

    李成梁想了想,也觉得努尔哈赤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因为就算按照刚才麾下诸将所讨论,努尔哈赤前来伏击自己,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一来,李成梁不觉得努尔哈赤能把自己如何;二来,就算努尔哈赤此来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可那又怎样呢?大明要摁死他就如踩死一只蚂蚁,根本费不了多大的力气。换句话说,努尔哈赤终究是要败,顶破天也只是个早晚问题。这种情况下,努尔哈赤再如何挣扎,最终也是无用。

    李大爷放下心来,捻须矜持着道:“噶盖,你去回禀你家主子,就说本帅念在觉昌安父子昔日的情分,这次可以准他请降,不过他所答应的事情却打不得折扣,每一件都要落到实处。我自会去赫图阿拉检视,他可以提前准备退出那些土地了,包括前次哲陈部所属,他也得检点一番,完完整整地吐出来……这些你都听明白了吗?”

    噶盖按照明礼恭恭敬敬地磕头领命,半句推辞都不敢有。

    李成梁志得意满,轻蔑地一笑,摆手道:“既如此,你回去复命吧。”

    噶盖一走,众将不论方才支持哪位公子的意见,都高声贺道:“大帅虎威,无人敢逆!”

    李成梁哈哈一笑,傲然起身,转回后帐歇息去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