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言情女生>夙夜谣> 72.路开阴阳(下)

72.路开阴阳(下)

    “前面到幽都城了!”

    白无常一声喊,打破了良久的沉默。

    孟戌安抬眼望去,透过已渐稀薄的雾气,终于看到了这条小路的尽头。

    一道宽阔的黑水,绕着若隐若现的城池。百丈高的城墙内,殿宇交叠错落,一层又一层直通天际,至高处隐于压顶的乌云之中,透出淡淡的金光。

    “那就是忘川,阴阳两界的界河。渡过那条河,凡人便彻底告别前尘往事,进入幽冥之中。”夜瑶小声说道。

    河面上雾气腾腾,无风无浪。河水深不可测,亦看不清流向,浩渺无垠似乎能将一切吞没。

    孟戌安有些诧异,“咱们走到现在,还是人间路?!”

    “那当然——”

    夜瑶眉梢一挑,神秘兮兮道:“你没发现两位鬼差是按照人间规矩来渡人的吗?重刑犯的脚镣,还是大夏制式的呢!在谁的地盘上就按谁的规矩办事,这是六界通用的守则。”

    “大夏制式?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孟戌安一拍脑袋,转而又问:“这些守则,各界众生都知道的吗?为什么我不知道?”

    夜瑶摆摆手,“其他各界之间,数几万年前就约定过了,到如今自然人人知晓。可是人间九州一统时日尚短,很多契定还不完善,所以仅是其他各界在人间要守规矩,人族到了别的地界反倒可以怎么高兴怎么来。”

    “规矩是怎么商议的?又是怎么定下的?”孟戌安遇到问题偏要问个究竟。

    “用‘帝王鼎’呀……”

    夜瑶的声音越压越低,“只要掌握了密书法门,通过它可以上达天听、下通幽冥,甚至与神、妖、魔三界通信。《六界通史》里说,三百年前,大夏高祖陛下孟豫扬,就是用它和其他各界反复磋商,最终定下对人族非常有利的《六界无难书》。”

    原来如此!孟戌安心神一震。难怪无法启用“帝王鼎”,父皇会那般郁结难平,原来它的背后竟有如此玄机。

    从梦境中醒来,他去祭台看过一次,并没发现铜鼎的踪迹,不知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是父皇下令将它收起来了……

    见他听得发愣,夜瑶心里不无得意。

    拍拍他的肩膀,十分豪气地说:“那些书卷我都有手抄本。你若想看,回头都留给你。不过你可答应我,千万不要尝试修仙!身为凡人,行善积德,谋求更好的来生才是正道。”

    敲敲她的额头,孟戌安似笑非笑道:“此生都过不好,还指望什么来世!”

    ……

    前方有些拥堵,队伍骤然慢下来。

    抬眼望去,简易的木栅渡口,亡灵们正秩序井然地排着队等待渡河。

    “扑通——”

    “扑通!”

    “哗哗——啦啦——”

    每个亡灵跳入水中,便奋力地往对岸游去,身后的黑白无常则虚化消失。

    “你看,那边的竹楼就是‘功德驿’,六界净者拿‘功德’兑换灵力的地方。我每三年就会来一趟,就从……那边!你看到那道悬崖了吗?壁立千仞,可高了,上面的风大的吓人!诶——,你看那边,连绵成片没有叶子的红花!它叫作曼珠沙华,只生在忘川河畔,终年不败……”夜瑶一边往前,一边兴冲冲地介绍。

    孟戌安忽然驻足,面露难色,指着凫水过河的亡灵道:“我们也游过去吗?”

    “怎么,你不会水?”夜瑶挑着眉道。

    孟戌安眉头一蹙,硬撑着气势道:“怎么不会!只是不想弄湿衣裳罢了……”

    夜瑶噗嗤一笑,“你就算想游,我也不敢让你游!凡人涉过忘川,便会被剥去灵识。你若不想下半辈子当个木头人,最好一滴水也别碰。”

    离渡口越来越近,依稀可以看到对岸城头上“幽都”两个遒劲的大字。

    “到了——”

    夜瑶将伞往空中一抛,指尖拈起,低声念了一句法咒。

    纸伞飞旋,投下几道光束,落到地面上,化出了玄真子四人。

    他们一个个左瞧瞧右看看,弄清楚身处之地,惊异的神色渐渐平和。

    “在下无能,憾与诸位道友阴阳相隔。”夜瑶侧身拜道。

    玄真子拂尘一挥,平和地笑道:“诶,小友哪里的话!我等学艺不精,被魔类暗算,你不辞辛苦送我们到这里,已是不胜感激!”

    唐枫揉揉脖子,拱手道:“道友能送我们来此,看来梦中一战咱们是胜了。除魔卫道乃我等天职,谢谢你,守住了六界净者的尊严!”

    “丫头,算你讲义气!”鬼刀扛着大刀,牙缝里哼出几个字。

    慕容瑾摇摇晃晃,指着河对岸的城墙长叹道:“哎呦,终于又来这儿了。想不到,送来那么多怨灵、凶灵,这一次是自己要进去!”

    ……

    “诸位要不要快些渡河?一会儿太阳落山,城门可就要关了。”刚把自己所渡亡灵送下河的一名白无常好心提醒道。

    夜瑶还没来得及道谢,他便在眼前虚化不见。

    玄真子回到队伍中,对夜瑶挥手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小友回去吧。”

    鬼刀跟着挤了进去,“是啊,走吧走吧——,老子可不想被你们看着威风丧尽。”

    唐枫行了个揖礼,“多谢二位。若是见到家师,麻烦跟他说一声。”

    “唉——,云梦!用我这‘阴阳伞’穿梭阴阳,比走魔渊舒坦多了吧?它就送你了,往后可要物尽其用,让它在六界继续发光发热。”

    慕容瑾理了理发冠,又扯了扯衣袖、袍边,才徐步走进队伍中。

    眼看轮到他们,夜瑶没工夫多说,拱手道:“几位道友请渡河,我们到对岸等候。既然送你们来了,总要等到过堂审完,知道各位的归处,才能放心回去。”

    ……

    目送他们接连跳下河,孟戌安面有戚戚地问:“若是不会水,又该怎么渡河?”

    夜瑶随意回了一句,“那就扑腾过去呗!左右已经死了,是不会再被淹死的。”

    孟戌安打了个激灵,再不想去看那深不见底的黑水。

    夜瑶走到河岸边,拔下头上木簪,往水中一抛,双手结印念了一句“如意七字诀”。

    木簪在水中打了个滚,立刻化作一条结实的木舟,稳稳地停在水面上。

    (相互珍视,抵制盗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