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言情女生>大夏龙雀传> 第40章:两位夫人的心意!

第40章:两位夫人的心意!

    第四十章:两位夫人的心意!

    “孩子,说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刘氏和吴氏两人眼神黑亮,直勾勾的盯着李奕奇。

    李奕奇深吸口气,心神一动,瞬间皱起眉头,脸上故作为难之色,苦笑道:“伯母,婶婶,孩儿本想早些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不过昨晚心绪激动,在饭桌上一时把这件事忘记了。”

    “什么事呀?”

    两位美妇人黛眉微蹙,脸色不解的看向李奕奇。

    李奕奇目光微动,站起身来,对着两位夫人行了一礼,将之前想好的那段说辞和盘托出,恭恭敬敬道:“伯母、婶婶,实不相瞒,我在东宫服侍太子殿下,深的太子器重,他曾经几次和我说过,要将一位皇姐许配给我......”

    “什么?”

    刘氏的心中早有准备,但听到这句话,还是怔了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下意识的看向吴氏,只见吴氏也是一脸的惊呀。

    “奇儿,兹事体大,你可不能胡说!”

    刘氏黛眉深蹙,声音颇有威严,吴氏也是眼神狐疑的看向李奕奇,如果李奕奇此话为真,那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李氏一脉九代人皆是大夏重臣,到了老爷子李九杀这一代,李家权势更是达到了巅峰,可是,李家却从来没有迎娶过皇室女子的先例。

    “没有胡说,此事乃是太子殿下亲口所言,虽然没有什么实际证明,但是太子殿下曾今亲口提过要去请皇后娘娘为我下旨,而且,听太子说,他和皇后闲聊之时,皇后娘娘似乎也有这个意思......”

    李奕奇一脸正色的说道,说着,他还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口中轻声喃喃道:“这件事......有些复杂,怕是难办了......”

    李奕奇的喃喃之音虽轻,但是却故意压着正好能让两位夫人听见的程度。

    “这可如何是好......”

    刘氏见到李奕奇这般不似作伪的模样,心中反而着急了起来,一位皇室公主的婚嫁绝非小事,事关皇家颜面,迎娶公主的那位世家弟子不但要家世清白,为人更要优秀,这样才配得上皇室的子女。

    虽然在刘氏眼中,李奕奇自然是极为‘优秀’的亲侄子,李家门面也配得上一位皇室公主的身份,但是,她担心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一旦皇室公主嫁过来,自然是李家正妻,而且李奕奇作为驸马爷,日后纳妾之事还需公主点头同意,那么问题来了,李九杀送来的那位女子怎么办?

    在上京城中,世家一旦确定和皇室联姻,那么那个世家弟子终身怕是都不敢再另娶他人了,即便是之前有婚约在身也要废掉,皇室虽然没有明说此事,但是没有人敢不这么做。

    这是一条在世家中默默流转的规矩,即便是一些随夏朝开国而立的大世家,也在默默遵守着这条规矩。

    “奇儿,你老老实实告诉伯母,你说的一切都是真话。”

    刘氏神色微微有些紧张。

    太子不要紧,她知道太子年岁与李奕奇一般大,童言无忌,重点是李奕奇话中提到了皇后娘娘。

    “十有八九是真,太子虽然为人有些轻浮,但却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

    李奕奇一脸凝重的回应道,说道‘信口开河’这四个字时,他的脸色微微一红,但是因为此刻低着头,倒是没有被刘氏发现。

    说着,他随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外衣上的尘屑,露出束在腰间的一块红色、温热的方形古玉。

    “姐姐,恐怕是真的了,不然皇后娘娘也不会莫名赏赐宝物给奇儿。”一旁,吴氏眼睛一亮,突然开口说道。

    “妹妹,你是指什么宝物?”刘氏不解的反问道。

    “就是奇儿的那块玉......”

    吴氏很冷静的指了指李奕奇的腰间,她口中所指的宝物,自然是李奕奇腰间的那块‘玄阳玉’。

    “此玉有何不妥?”刘氏眉头蹙起,问道。

    昨晚,她们已经提点过李奕奇此玉是皇家送来的宝物,不可随意赠人,但是听吴氏的话里所言,难道还有什么没被他们注意到的地方?吴氏身为李府的二夫人,平时在外人面前寡言少语,给人一种性子内向的感觉,但是刘氏却知道,吴氏比自己更加精明、心细,李家在上京城中的产业也都是吴氏在暗中操持。

    “不知道,但是,皇后娘娘此举应有深意,我们昨晚一时间竟然没想到......”吴氏淡淡然的说道,明亮的眼睛中闪烁着光芒。

    能在上京城一群王侯贵妇中游刃有余,哪个不是心中精明的很,吴氏就是这样一个人,她虽然不知道此玉的价值,但是李奕奇无意间露出来的举动倒是让她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身为大夏皇后,没有任何必要去亲近一位王侯世家的仕子,除非这个人确实被皇后娘娘所看重。

    “古之君子必佩玉,玉不离身,以示君子之德!皇后此举,莫非当真在暗示她对奇儿很是喜爱?”吴氏轻声对刘氏说道。

    闻言,刘氏脸上也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下,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许多。

    “婶婶,此玉名为‘玄阳玉’,乃是一种夺天地造化的至宝,只有西南十万大山深处,妖族腹地才有,皇室中也不过存有两手之数......”

    李奕奇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恭恭敬敬的回应道。

    点名了此玉的价值,刘氏和吴氏都是一阵默然,大堂内顿时安静了许多。

    “这......”

    刘氏面露难色,一边是老太爷送来的婚约书信,一边是皇室可能随时下嫁的一位公主,即便她们此刻按照让李奕奇完婚,按照世家的潜规则,接下来那位女子也是要被夺去名分,若是那位公主不高兴,被赶出李家也有可能......如此一来,李九杀的这份婚书上所写的,岂不是多此一举。

    吴氏目光闪烁了一下,隐隐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又轻笑着说道:“姐姐,我觉得这事倒是也无妨。”

    闻言,李奕奇眼皮猛的跳了一下,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吴氏接着说道:“姐姐你看,老太爷的信中,让我们即刻操办奇儿的婚事,是不是也有一层想要赶快抱重孙的意思?”

    “妹妹你说得对!”

    刘氏先是一惊,然后又是脸色一喜,大为赞同的点了点头,笑道:“若是那女子怀了我李家的骨肉,届时留在李府之中,皇室也无话可说。这人伦之道毕竟还是儒家借着皇室之手提出来的,皇室总不可能打自己的脸吧......”

    “嗯。”

    吴氏点点头,一脸微笑,似乎对自己想出来了的这个办法极为满意。

    “不可!”

    这时,大堂内突然间响起一声惊呼,刘氏和吴氏侧目望去,皆是一脸的疑惑。

    李奕奇脸色尴尬,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他心神一动,清了清喉咙,正色道:“此事在上京城的世家中还未有先例,明知皇室有下嫁公主之意却先而另娶他人,乃是大不敬之罪,况且,皇后娘娘也没有明言此事,可能......其中还存在一些变数......比如......”

    说着,李奕奇额头突然浮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说话也一停一顿的,好像是一边思考一边措辞。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位婶婶的反应如此之快,竟然也想到了李九杀在这份书函中所隐晦表达的那层意思,这倒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不过,好在李奕奇的反应也不慢,很快便又想好了说辞,笑道:“婶婶,我也看出了爷爷信中的意思,身为李家男儿,传承家族香火乃是本分。”

    “但是,此事也并不急在一时,早个几天晚个几天差别都不大,爷爷信中说的‘立刻完婚’也没有言明具体期限。毕竟,到时候我成亲,爷爷总不可能不来吧,而南境的边防又从来都不安稳......你们也知道,爷爷身在安南,对上京城发生的事都并不清楚。如今我成为太子亲随的事,他可能才知道,爷爷对形式有些误判倒也正常......我明日便回宫,不如,先让我把皇后的心意弄清楚,再来谈论这件事吧。”

    李奕奇一脸正色的说道,也不说太多,余下的留给两位夫人慢慢遐想,他相信,凭借吴氏这个精明的脑袋,必然能够察觉到其中的利害关系。

    “奇儿说的也有道理。”

    刘氏看向吴氏,问道:“妹妹你觉得呢?”

    “确实,此事都到了现在,也不急在一时,离奇儿束髻还有不到两月时间,我们先给老太爷回一封信,看看老太爷的想法再说吧,还有皇后娘娘所说的要为奇儿做媒的事,怎么也该让老太爷和我们两人知道才对,皇后娘娘没有下旨,我们也不好胡乱猜测,姐姐,这件事我们还是暂时先不要透露出去。”

    “好。”刘氏默默点点头,

    吴氏眼中闪烁着思忖之光,紧接着,她柳眉微微蹙起,颇为语重心长的对着李奕奇说道:“奇儿,其实,伯母和婶婶有件事......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和你说。”

    “婶婶直言,孩儿聆听教诲。”

    李奕奇一脸正色,低着头恭声道。

    “嗯。”

    吴氏看了一眼刘氏,两人眼中异样的光芒闪烁不定,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后,还是由年纪较长的刘氏开口道:“奇儿,你可知道我们李家男儿娶亲的一条规矩吗?”

    “规矩?”

    李奕奇愣了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唉——你看看你的两位叔伯还有几位族叔就明白了,我和你婶婶,还有你的那些姨娘们都是正妻......”

    刘氏的话绕有深意,李奕奇先是怔了怔,但是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确实,李家男子娶亲,从来都是只娶一位正室夫人,连平妻都不娶,更别说纳妾了......李奕奇双眸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惊讶之色,这件事情,他之前竟然从来都没有注意到!

    “这是为何?”李奕奇都有些纳闷了。

    大夏皇朝,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夏皇坐拥三宫六院不谈,朝堂上的那些大臣那个不是妻妾成群,甚至许多王公贵族,私下底不知道收了多少没名份的女子。

    甚至连一些大儒也有不少的妾侍,毕竟这‘一正妻两平妻四妾侍’的三妻四妾之说,就是儒家经典中所著。

    李奕奇最熟悉的便是唐七所在的唐氏一族,唐家老爷子唐鼎天一生好像是足足娶了一位正妻和二十八位平妻......堪称男人中的翘楚、楷模、典范!

    李家虽然归属于武将一脉,不是儒门文臣,但是李家贵为上京城一等一的王侯世家,多娶几位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吧,谁又敢多说什么?

    “这件事情,难道有什么玄机不成?”李奕奇眉头皱起,刚欲开口。

    然而,还不等李奕奇发问,刘氏就先开口解释道:“这是我们李家的规矩,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男儿征战在外,说不得那一天发生个意外,落下个孤儿寡母,多娶一位,只不过多留一位伤心人罢了......”

    刘氏似乎想到了自己阵亡的那位夫婿,眼睛有些湿润了,略微哽咽的说道:“李家老祖宗也是明悟了这个道理,才立下的这条规矩,一般要等到李家后辈的男子束髻之后,才会知晓。”

    “原来如此!”

    李奕奇心中感慨万分,也对李家那位先祖产生了一丝敬佩。

    人非圣贤,皆有欲望,做男人的那个不希望娶个三妻四妾、生个儿孙满堂,这既是人**望的使然,也是时代背景下的无奈之举。

    李奕奇自认为不是圣贤,今天早上琪儿来找他的时候,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本来打算将来若是遇到了两位甚至更多的让他倾心的女子,绝不分什么正妻、平妻、妾侍。

    一视同仁,绝对不亏待任何一位,这本来是他的爱情观,但是如今却被李家的规矩给束缚了。

    “我李家的那位先祖当真配的上‘大丈夫’三个字,即便身死,也绝不多连累其他人,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坏了这条规矩......”

    这般想来,李奕奇顿时明悟,连忙点点头道:“伯母放心,既是组训,孩儿自当遵守,终身只娶一人。”

    听到李奕奇的话,刘氏却突然打了个机灵,连忙摆了摆手,一脸苦笑道:“孩子,你弄错了,伯母不是这个意思......”

    “奇儿,伯母和婶婶是支持你多娶几位妻子的。”

    一旁的吴氏接过话来,神色有些黯然,叹息般的说道;“你也知道,这条规矩本来就是针对我李家那些征伐沙场的男儿,你......身子弱,将来也上不了战场,自然没必要死守着这条规矩。”

    吴氏的话说的很委婉,却也很现实,李奕奇这种文文弱弱的世家弟子,在上京城摆弄摆弄诗词风月还行,若是要让他上战场,她和刘氏两人第一时间就不会答应。

    闻言,李奕奇愣住了,一抹古怪之色浮上眉梢,吴氏的话和他所想的简直南辕北辙......

    两位夫人竟然是支持他纳妾的,这些从女子的角度,完全无法理解,但若是考虑到李家如今的局面,李奕奇倒是明白了许多,李家就剩自己这么一个独苗,若是只娶了一个,恰好那一位肚子又不争气,那么李家从他这一代就算是......

    “不过,你也要记住,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不许招惹,若是看上了心仪的女子,必须给人家一个名分!我们李家,从不亏欠任何人!”

    刘氏语重心长的说道,声音中流露出一丝王侯府邸大夫人应有的威严。

    “姐姐,这你还不放心吗,奇儿是你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什么心性,你不该是最了解......”

    吴氏在一旁掩嘴轻笑,刘氏眼睛也是一亮,脸上也浮现一抹笑意,打趣道:“是啊,妹妹你还别说,奇儿从小就懂事,小时候就和个大人一样稳重,当时老太爷还怀疑他投胎忘记和孟婆汤......呵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