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言情女生>大夏龙雀传> 第39章:婚约!

第39章:婚约!

    第三十九章:婚约!

    “这就是爷爷当年手下的亲兵吗?”李奕奇心中叹了一声,也不由的再次佩服起自己那位被朝野敬畏的爷爷。

    几十年过去,当年麾下的士卒们不仅没有忘记主帅不说,而且面对主帅的后人依旧如此敬重,能做到如此程度,可见李家在军中的威望之高,达到了一个多么恐怖的地步。

    “你不回礼?”

    李芊儿淡淡然的声音悄然传入他的耳中,李奕奇愣了愣,随即脸上的苦笑之色愈发浓烈,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我不是军人,没资格回礼......”

    闻言,李芊儿晶莹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她没想到,李奕奇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小侯爷这次前来,可是侯爷还有用到老头子我这把老骨头的地方?咳咳咳——”

    独臂老者傅向真的脸色涨红,目光矍铄,神情颇为激动,胸中气血翻涌,连连咳嗽了几声,嘴角又溢出一丝血迹。

    “爷爷?!”

    那名叫杏儿的瞽者少女脸色一惊,但是,傅向真却是摆了摆手,神色极为郑重,苍老的眼睛凝视着李奕奇,眼神中那一抹不知何时熄灭的火焰好似再度悄然燃起。

    这抹炙热的火焰,李奕奇不知是何物,却觉得有些眼熟,当初他刚刚进入东宫之时,也在韩立、董熊那两个护殿将军眼睛中看到过。

    李奕奇低着头,神色默然,顿了顿,还是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我今日......只是碰巧来这里和朋友见一面,那人你知道,古千阳。”

    “原来如此。”

    闻言,傅向真眼中的那一丝火苗也渐渐熄灭了,颓然叹了口气,笑道:“也对,老头子这把老骨头,已经没资格再为侯爷效力了,上了战场也是累赘......小侯爷,老头子我唐突了。”

    李奕奇沉默不语,他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深深的羞愧。

    这个老人,这个独臂老人哪里是怨恨李家?这分明是依旧怀念当初留在李九杀身边的那段峥嵘岁月!敌血沾身,为其而燃,修我戈矛,与子同袍!那股沙场铁血的袍泽之谊,李奕奇不懂是什么样的感觉,却能深刻的感受到。

    “恩......恩公,待会我们怎么办啊?”杏儿微张着红润小嘴,小脸微红,那两个字虽然拗口,却还是说了出来。

    “‘恩公’二字不必再提,叫我名字便好。”

    李奕奇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然后看了一眼这‘紫兰轩’的诸人,微微沉吟了一会,沉声道:“这件事情你们不用再管了,都交给我,你们把这收拾收拾吧。”

    闻言,众人对视了一眼,又对李奕奇深深鞠了一躬。

    李奕奇摆了摆手,事情的经过他都已经知道了,那个莫少爷本名莫洪,乃是南城一带小有名的富家公子,莫氏一族祖上虽然没有出过什么大官,但是仗着财大气粗和多位朝中大员交好,平日里倒也横行无忌。

    而那个神龙帮则是本条街上的一个地痞帮派,其中有不少武者,平日做一些看场子的工作,或者给一些公子少爷做打手为生,压根不入流。

    “傅老伯,您将来有什么打算?”李奕奇开口问道。

    “回小侯爷的话,一把老骨头了,没什么打算,安稳度日吧。”傅向真叹了口气,苦笑道。

    其实,光从傅向真追随过李九杀,李奕奇就能判断出这位老人家的真实年纪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大,只能说是这些年因为某些事操劳过度,导致容貌衰老的更加厉害了。

    想到这里,李奕奇心中幽幽叹了口气,忍不住开口道:“傅老伯,这是我个人的意思,如果您需要什么帮助,我李家可以......”

    “不必,侯爷当年对我等一干弟兄仁至义尽,老头子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侯爷了,除非侯爷还有需要我这把老骨头卖命的地方。”傅向真的声音慷锵有力,回答的很是坚决。

    “对,我们这几把老骨头也是。”

    那几位老者脸上都露出爽朗的笑容,意思很明确,要他们再去为国家卖命,可以,要他们接受施舍,免谈......

    “唉——也对,李家就在上京城,这么多年他们都没去找过李家帮忙,风骨不是一般的硬。”李奕奇低下头,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

    思考了良久,李奕奇抬头看了一眼杏儿,方才说道:“傅老伯,杏儿的眼睛是得了什么病症,如果有需要,我李家可以请夏宫中的太医出手。”

    闻言,傅向真苦苦一笑,摇头道:“城东的济世堂便是嫣太医开设的,老头子带杏儿去看过,没用,说这是天生的,没得治。”

    李奕奇暗叹口气,心中喃喃自语:“天生就没得治,那不和我命宫残缺一样吗?”

    这般想来,李奕奇看向杏儿的目光中,除了怜悯和惋惜又多一抹同病相怜的感觉。

    回李府的路上,李芊儿神色依旧是冷冰冰的,她黛眉微蹙,目光不解的看着脸上带着莫名笑意的李奕奇,问道:“想见的人没见到,我怎么看你好像反而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因为......我算是替爷爷解决了一桩心事吧。”李奕奇撩起窗帘的一角,看着窗外的飞驰而过的景色,随口回应道。

    早上一大早出门,没见到古千阳,反而卷入了一场纷争之中,李奕奇虽然无奈,但是却也不见得有多么不高兴,他明白,李九杀一直都很担心那些当年随他一同征战沙场的袍泽们。

    如今,李奕奇知道了当初追随爷爷的一位老部下心中对李家都没有什么怨恨之心,这点就足够了。

    回到李府,天色已经快到了正午。

    下了马车,李奕奇对着李芊儿说道:“我去见两位夫人,你休息一会吧,下午我要去一趟敬山,你随我去吗?”

    “我说过了,我跟着你。”

    李芊儿冷冷回道,身子一晃,化作一抹虚影,以极快的速度从李奕奇的眼前消失了。

    ......

    李府后院内,一处僻静的院子中,小院清幽,院中放了一张茶几,一张躺椅,一位老者坐在躺椅之上,正在悠闲品茶。

    他面容苍老,脸上满是皱纹,和一位普普通通的人老一样,没什么出奇之处。

    但是,老者的眼神却极为深邃,漫不经心的一眼看过去,就给人一种如刀光剑影般的刺目之感。

    此刻,茶几边上正用炭火烧着一壶热水,天气寒冷,壶嘴不断地往外吐着白雾。

    突然,老者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目光一凝,神色漠然的凝视前方,喝道:“出来吧!”

    话音一落,僻静的院子中响起一道破风声,紧着着,一个身着黑衣,脸色冰冷的少女蓦然出现在老者的身前。

    “海将军。”黑衣少女低着头,恭声道。

    “回来了。”

    见到少女,老者苍老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眼神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笑道:“你见到少爷,感觉如何?”

    黑衣少女臻首低眉,似乎有些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老者眉头皱起,有些不悦的问道:“怎么了?”

    黑衣少女低声说道:“海将军,我想回安南......”

    老者闻言,沉默了片刻,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问道:“为什么?”

    闻言,黑衣少女犹豫了良久,方才像是鼓起勇气般抬起头道:“侯爷让我来保护他的孙子,我无话可说......但要我一生一世照顾一个废物,我不甘心!”

    “放肆!”

    听到这句话,老者眼睛一瞪,周身气息滚动,身前那茶几上的青瓷茶壶如被一股大力拍飞一般,砸到墙壁上,发出‘咔嚓咔嚓’刺耳的响声。

    “这是真正的理由?”

    老者抬起头看着黑衣少女,眼神像刀子一样,一下剌进对方心里,目光扫去的同一时刻,还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瞬间落在了黑衣少女的双肩之上。

    “是。”

    黑衣少女晶莹的眸子中浮现一抹倔强之色,紧咬着牙,身躯颤抖着说道,只有她才知道此刻自己身上承受的压力有多么强。

    “这不是你的理由......”

    老者声音平静,目光深幽的看向黑衣少女,淡淡道:“我知道,是因为那个邱家的小子?”

    黑衣少女脸色一白,急忙再度低下头来,轻声解释道:“没有,只是我自己不愿意......”

    “住口!”

    老者看向黑衣少女,目光森然,语气中含着怒意以及一丝杀意。

    “你......你难道不知道邱家和王氏一族的关系?那分明是王玄瀚安插在老爷身边的一颗棋子!老爷留着不动,不过是为了不和王家撕破那最后一点脸皮罢了,你居然还跑去亲近他?你简直......”

    老者目光矍铄,面沉如水的怒喝道:“疯了!”

    老者带着杀意的声音落入黑衣少女的耳中,她脸色煞白,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就听到老者接着冷冷呵斥道:“少爷虽然修行不了武道,但也是李家唯一的嫡系血脉,那邱元樊就算不是王家安插过来的,为少爷提鞋也都不够格!”

    “你,给我死了这条心!”

    老者声音沉稳,闭上双目,气势内敛,顿时,压在黑衣少女双肩上的那股巨大压力如潮水般褪去。

    黑衣少女身子一颤,颓然跪倒在地上,汗流浃背,像是刚刚大战完一场,但是,她晶莹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讶,她发现,自己久久难以突破的那一层瓶颈似乎出现了一丝松动。

    “我知道了......”

    黑衣少女低着头,声音平静哀婉,她知道,不管怎么反抗,自己都不可能触动这个老者如铁石般的内心。

    老者面无表情的对着黑衣少女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黑衣少女行了个军礼,背过身躯,脚步无声的离开。

    “芊儿。”

    黑衣少女刚刚跨出一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老者轻飘飘的声音,她没有转身,就这么在原地顿住了脚步。

    望着少女失落的背影,老者沧桑的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复杂之色,幽幽的的道:“你回来到现在,还没叫我一声‘爷爷’。”

    少女的身躯一僵,咬了咬牙,没有回老者的话,迈着步子缓缓离开了这个僻静的小院子。

    ......

    李府大堂内,李奕奇见到了端坐在左右两张太师椅上的刘氏和吴氏。

    “见过伯母、婶婶。”李奕奇乖乖的行礼道。

    “坐吧!”

    刘氏笑了笑,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看着李奕奇,神色微微有些不悦,说道:“你这孩子,刚刚回来,一大早上又跑到哪里去了,我和你婶婶等你半天了。”

    一边,吴氏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刘氏的话,同时看向李奕奇的眼神有些微妙。

    “等我半天?”

    李奕奇目光眨了一下,脑海闪过一丝念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两人应该是接到李九杀的那份书信,来和他商议婚娶之事,正好,两位夫人不来找他,他也要去找两位夫人。

    “伯母,您找我有什么事?”

    李奕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动声色的问道。

    刘氏和吴氏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一笑,前者从怀中掏出一份书信般的物件递到李奕奇面前,笑道:“孩子,你自己看吧。”

    “是。”

    李奕奇面无表情的接过这份书信,缓缓打开。

    信纸摊开的刹那,一股霸烈、刚正、汹涌澎湃的气息几乎破纸而出,见到这熟悉的字迹,李奕奇脸上下意识露出一抹亲切的笑意。

    “果然是一纸婚约......”

    李奕奇一目十行的扫过信上的内容,脸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两位夫人的说辞,胸有对策,自然不慌不忙。

    然而,当他看到书信上最后的一行内容的时候,他的脸色陡然一变,瞬间就僵住了。

    不为其他,只为信上最后的那四个大字......

    李奕奇的判断没有错,这确实是李九杀的亲笔信函,而且确实一份婚约,目的是写给两位夫人让她们主持李奕奇的婚姻大事,内容也和李芊儿诉说的差不太多,只是细节上有所偏差。

    第一,李九杀没有明言让李奕奇迎娶的女子是谁,只是说了他会从安南送一个人过来,只有水伯知道这人是谁。

    第二,李奕奇在束发之礼结束之后,便要与那女子——即刻完婚!

    第一点到没什么异常,很显然李九杀也不太愿意让两位夫人过多的在意李芊儿的真实身份,只希望李芊儿能以一个平凡女子的身份低调的嫁入李家,可坏就坏在第二点那‘即刻完婚’四个大字四个字上。

    李奕奇有种始料未及的感觉,他本来想好好地和两位夫人解释一下,至少‘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两位夫人还是明白的。

    即便退一万步来讲,他和李芊儿先订婚了,没到十八岁,也是不可能完婚的,这段时间,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李奕奇没想到李九杀的态度这么坚决,几乎没有缓和的余地。

    李奕奇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心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