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轻小说の>嫁偶天成> 第六十二章 扎眼

第六十二章 扎眼

    金儿笑的合不拢嘴。

    哪怕就是困的眼皮都黏一起了,去金玉阁挑不花钱的首饰,她也精神抖擞啊。

    金儿兴奋激动。

    金玉阁掌柜的却是焉了吧唧的。

    一只假玉镯、一盏茶,就连累金玉阁折损了两万两,他都不知道如何跟东家交待了。

    金玉阁已经搭进去那么多首饰了,还嫌不够,让丫鬟再去。

    金玉阁掌柜的算是看出来了,靖安王世子妃明知道茶里有毒却默不作声,打的就是狠狠敲金玉阁一笔的主意。

    这回金玉阁算是栽人家手里了。

    “走吧,”金儿催道。

    这边金儿和金玉阁掌柜的离开,那边齐墨远迈步走进来。

    他看着姜绾,眉头拧紧。

    姜绾看着他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会医术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至于让你为了瞒着大家,不惜姑息金玉阁吗?”齐墨远不解道。

    “……。”

    要是能见人,金玉阁就不会给她下毒了。

    明知道她手里有枪,还会傻乎乎的往她枪口上撞吗?

    再者这毒并非无药可救,她抖出来,金玉阁掌柜的必会当众把茶喝下去,她这也占理的反倒成了胡搅蛮缠。

    拽着把柄,什么都不说,对她才最有利的。

    姜绾看着齐墨远道,“敌明我暗不好吗?”

    齐墨远,“……。”

    “所以你以前都是装的了?”齐墨远眸带怀疑。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怎么都是装的了?

    不过……就这样误会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姜绾看着他道,“我和护国公府大姑娘从小便赐婚给了皇长孙顺阳王,两人更是从小斗到大,我若什么都摆在明面上,怎么和她争正妃之位?”

    “以前是她耍我,往后是我耍她。”

    “这么多年,我忍的有多辛苦,你都不知道,早知道最后嫁给你,我就不忍她了。”

    瞥向齐墨远的眼神带了点淡淡的嫌弃。

    这么多年的隐忍,白瞎了啊。

    齐墨远心口一堵,脸黑成锅底色。

    姜绾都佩服自己了。

    能把假话说的这么真,不说齐墨远了,她自己都要相信了。

    齐墨远看着姜绾,“你不肯圆房,是打着骑驴找马的算盘了?”

    姜绾,“……。”

    “骑驴找马?”

    “你是在夸自己是驴吗?”姜绾憋笑道。

    “……!!!”

    齐墨远扭头就走。

    但他更想把姜绾的头扭下来再走。

    身后,姜绾极力忍着,但没忍住,笑出了声。

    撞她枪口上的,不分自己人外人,通通不放过。

    不圆房那是他们感情还没到那份上,结果他顺杆子爬,觉得她是在等皇长孙顺阳王。

    这么误会她——

    不气他气谁?

    这边齐墨远被姜绾气了一通,还没法发作,谁让先提驴的人是他。

    知道她嘴里蹦不出来几句好话,他为什么要想不开提驴?!

    他真是驴皮味闻久了,脑袋都犯驴糊涂了。

    进了书房,看到自己书房被霸占了大半,更是气的胸腔火烧火燎的。

    那驴皮更是扎眼。

    他前脚进书房,后脚姜绾就来了,再就是暗卫。

    倒霉暗卫直接撞齐墨远枪口上了,“把驴皮拿出去洗干净。”

    暗卫,“……。”

    金玉阁的事他还没有禀告呢。

    姜绾也不问,教他怎么洗驴皮。

    暗卫,“……。”

    这粗使婆子的活为什么让他一个暗卫干?

    他已经沦落至此了吗?

    还不敢不干。

    暗卫拿着驴皮出去,只是这活他真心干不了啊。

    洗了半天,就忍不下去了。

    找了两个粗使婆子,盯着她们干活。

    金玉阁。

    一驾普通马车徐徐停下。

    金儿迫不及待的从马车上跳下来。

    金玉阁的首饰她喜欢的可多了,只是她大半年不吃不喝才买的起一件。

    偏偏她又很喜欢吃的,一年攒的钱也买不下一件。

    昨儿托姑娘的福挑了几件,还是捡最便宜的挑的,金儿那叫一个后悔啊。

    进了金玉阁,金儿直奔柜台。

    金玉阁掌柜的焉了吧唧的跟在后头,想把这丫鬟扔出去的心都有了。

    小伙计看着掌柜的,“掌柜的……。”

    “招呼好靖安王世子妃的丫鬟,”掌柜的叮嘱道。

    小伙计应下。

    看着金儿,他问道,“您看上哪件了,我拿给你看。”

    金儿学着自家姑娘当日的豪气,伸手指这指那。

    小伙计刚拿起一件,金儿道,“这几件不要,其他的我都带走。”

    小伙计,“……。”

    “都要?!”小伙计声音徒然拔高。

    “嘘嘘,小声点,”金儿瞪他。

    “……。”

    “我得去问问掌柜的,”小伙计不放心道。

    一个小丫鬟能买得起这么多首饰,做梦呢。

    做主子的吃错药了才买这么多首饰赏丫鬟。

    掌柜的喝茶压惊,结果小伙计一开口,掌柜的直接喷茶了。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拿给她,”掌柜的咬牙。

    两万两都忍了,何况这些银首饰了。

    只是金儿要的还不止这些,银镯、银手钏,一楼挑了不少,又上二楼。

    她不能只顾着自己啊,还有她家姑娘呢。

    只是一上楼就看见了清兰郡主,金儿慢慢移到柜台处,随手指了下,“还有那套。”

    丫鬟眼尖看见了她,二姑娘齐萱儿道,“大嫂不是买了一堆头饰吗,怎么又买?”

    金儿只能撒谎道,“姑娘后悔那套没买,让我买回去。”

    齐萱儿无语了。

    昨儿才后悔的,今天就狗改不了吃屎了吗?

    但阻拦,那肯定不会的。

    她不会断金玉阁的财路。

    齐萱儿抬手一指,“那套更漂亮呢,你家姑娘见了肯定更喜欢。”

    金儿看过去,惊艳道,“还真挺漂亮的。”

    夸完,对小伙计小声道,“这套也包起来。”

    小伙计,“……。”

    小伙计看向掌柜的。

    金玉阁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掌柜的也恼了,这还没完没了了。

    齐芙儿看着齐萱儿,“二姐,你怎么逗丫鬟呢。”

    “谁知道她这么傻啊,也不怕回去挨骂,”齐萱儿道。

    她的丫鬟走到金儿身边道,“替主子花钱,你皮痒了吗?”

    金儿嘟嘴。

    要是靖安王府的人不在就好了。

    这不是耽误事吗?

    “我家姑娘受伤了啊,要花钱消灾,”金儿认真道。

    这话是说给齐萱儿她们听的。

    但明显只有金玉阁掌柜的听进去了。

    这是让他忍着,花钱挡灾呢。

    只要金玉阁在,这钱迟早能挣回来。

    就这么被查封了,声誉尽毁,有河间王府和靖安王府压着,重起炉灶,这辈子都休想再做到现在这么大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忍。

    金儿就要了两套,然后就下楼了。

    见清兰郡主,她问掌柜的,“只能我家姑娘买东西打六折吗?”

    掌柜的心口堵的慌。

    怎么?

    还想把打六折送出去做人情吗?!

    金玉阁在她主子身上亏出去的钱这辈子怕是难挣回来了,还不让他挣别人的?!

    金儿猜也知道不可能,赶紧下楼了。

    上回拎了两包袱,这回还是两包袱。

    大概没有人出金玉阁时有金儿笑的这么灿烂了。

    她在楼下一口气买空一柜台消息传到楼上,包括清兰郡主的丫鬟在内无一不羡慕。

    就是齐萱儿都妒忌了。

    “大嫂是脑袋坏了吗?!”

    “哪有她这么宠丫鬟的?!”齐萱儿嫉妒道。

    书房内。

    姜绾坐在那里看话本子,金儿推门进来,高兴道,“姑娘,奴婢回来了。”

    她抖了抖手里的两大包袱。

    姜绾,“……。”

    “全是头饰?”姜绾眼睛抽抽。

    金儿点头,“是啊,奴婢狠狠的宰了金玉阁一刀。”

    “看他下回还敢不敢给姑娘下毒了。”

    金儿献宝似的把首饰拿出来给姜绾看。

    姜绾,“……。”

    看着递到跟前的两套精美头饰。

    姜绾扶额。

    她只是让她补两刀意思意思。

    这丫鬟是扛着五十米大砍刀去的啊。

    “金玉阁就这样让你带回来了?”姜绾嗓音都在飘。

    “是啊,一句话都没敢说。”

    “金玉阁的小伙计送奴婢出门的时候,还欢迎奴婢下次再去,掌柜的一巴掌就拍他后脑勺上了,奴婢估计他伤的不轻,”金儿咯咯发笑。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